钱包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不是好生意,两年猛增百

2019-10-13 02:35 来源:未知

图片 1

交易所作为整个区块链行业的食物链顶端,一直饱受人们关注,除了传统几大交易所外,一些采用创新模式的新交易所也值得注意,之前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经撰写过一批《小交易所的生死抉择:艰难前行,或者狼狈为奸》的文章,一个多月过去了,格局又有了新的变化。

数字货币钱包有多热?

在 Fcoin 横空出世后,大家才发现,原来模式创新带来的势能如此之大。为了找到下一个火币、币安、OKEx、FCoin,我们策划了这个新势力系列文章,以公正的眼光去发现区块链上新的交易所和他们创造的全新玩法。

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数据显示,过去三个月,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公布了6项专利,其中有4项涉及数字货币钱包。

新势力系列文章的第一篇讲的是国内的 Kcash 数字货币 钱包,他们在钱包内加入了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之所以选择先从钱包 App 开始,是因为 Kcash、imToken 这样的数字货币钱包没有黑料,是币圈、链圈真正在做事情的团队,也是值得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向各位读者推荐的。

这只是数字货币钱包火热的一个缩影。剑桥大学发布的《全球加密货币基准研究》报告称,2016年加密钱包(账户)的总数量有820万个,2018年达到3500万个,增长了3倍有余。

初次创业失败,但视野仍在

所谓的数字货币钱包,是存储加密数字货币的工具。按照是否触网分类,分为冷钱包(脱机存储)和热钱包(联网存储,包括App钱包、网页钱包、客户端钱包)。由于具有轻便、易使用和可扩展应用的特性,热钱包被区块链创业者普遍看好。

早在 2013 年,清华毕业的祝雪娇进入了比特币行业。当时以太坊还没有问世,大家的关注点都还在比特币的挖矿和交易上。人们面对这种全新的事物,还是一种非常茫然的状态,但是信仰者可以看到它未来的价值。这一年里徐明星和吴忌寒都成了比特币的信徒。

目前数字货币玩家手中币的存储主要通过两种渠道:一种是放在交易所账户,另一种是放在钱包。而钱包以其更高的安全性,更高的易用性,为炒币者所接受。

2013 年,祝雪娇和刘锟他们拿到了一笔天使融资,联合创办了 YardWallet 钱包和 YardPay 支付工具。其中 YardPay 团队成为国内首批支持比特币支付服务商,当时可以在神州付的游戏商城和金象大药房两个商家进行比特币支付。

“尽管手里持有的币不多,但我还是喜欢放到钱包里,既有安全感,使用起来也很方便;交易所是中心化的,把币放在里面总有种不安全感,除了要时时关注被攻击的新闻,还要提防中小交易所跑路。”数字货币玩家苏倩说。

然而,他们想得太远了,市场根本无法认识这个新的概念,不仅资本市场冷淡,而且消费者数量也非常少。一年半之后,YardWallet宣布关闭。之后,祝雪娇去了社交金融平台咖咖做 CTO,刘锟则去了钱袋宝做研发。

此外,日益兴起的空投币、糖果币活动,也需要有钱包存放,钱包成为越来越多炒币者必备工具。

在 YardWallet 失败两年后,祝雪娇又把刘锟叫了回来做 Kcash 钱包,这次祝雪娇看到市场真的来了。进入 2017 年,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歌,ICO 市场异常火热,投资者口袋里的钱按捺不住地寻找栖身之地。

在技术难落地、炒币易被割、ICO违法的区块链行业,数字货币钱包的优势显而易见:既能充当区块链生态的流量入口,又作为工具不直接挑战监管。

2017 年 9 月,Kcash App 上线,6 个月后 Kcash 宣布已经拥有了 50 万用户;又过了 4 个月,Kcash 宣布用户量达到 100 万。在世界区块链乌镇大会上,Kcash 钱包还拿下了区块链世界大会年度钱包的荣誉称号。

然而千帆竞发的数字货币钱包市场,并非处处喜悦。黑客的紧盯,使安全问题饱受质疑;入局者增加,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再加上盈利模式模糊,许多平台靠烧钱维持,数字货币钱包创业眼下也经受着一轮煎熬。甚至有业内人士直言,目前市面上90%的数字货币钱包未来将走向灭亡。

上周 Kcash 团队找到区块律动 BlockBeats,告诉我们正在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为什么 Kcash 也做去中心化交易所,这明明是一份当下完全不值得去做的事情。

这个市场的真实状况是怎样的呢?数字货币钱包市场是否已经饱和?钱包应用未来出路在哪里?今天,区块链真相(chaintruth)走进这个行业,带你一起,探究真相。

去中心化交易所现在不是一门好生意

最好的时代:炒币用户三千万,钱包平台两年增百家

从当年门头沟交易所被攻击,到年初的 Coindesk 被盗和 3 月份币安黑客攻击,各种围绕着交易所安全的问题层出不穷,无论是从业者还是媒体人都喜欢在这个话题上多停留一下,因为他们都会提到一个绝对正确的解决方案:去中心化交易所。

知春路一栋半旧的写字楼里,几十位码农把电脑键盘敲得啪啪响,电脑屏幕上是一串串难懂的代码。这里是数字货币钱包平台Kcash的办公地。

中心化交易所记账式交易、流程不透明、系统有漏洞,还存在各种隐患和风险,而且有违区块链去中心化的理念。大家其实都一直看好去中心化交易所,因为去中心化交易所的意义就在于,用户掌握自己的资产,所有的交易都在区块链上进行,所有的交易记录都可查,交易过程由智能合约代码控制,除非有能力扭转区块链,否则一切无法篡改。

Kcash的创始人为祝雪娇,清华技术男。

即,在没有中介的干预下,你可以与不认识地人进行交易,这在区块链世界是最美好的愿景之一。在今年 7 月的 TechCrunch 大会上,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V 神)在访谈中直言对中心化交易的不满,「我真心地希望中心化交易所能够下地狱死去,越快越好」。

整个2013年,比特币的价格坐上了过山车,从接近2000元人民币几个月内跌至400元,又在4个月时间疯狂涨至7000多元。国内早期的炒币玩家均在这时起步。比特币钱包的创业潮第一次被引燃。

而且中心化交易所也是改变了币圈的生态,大量的上币费和交易所混乱的管理,让创业者和投资者备受煎熬。

图片 2

大家都在等待去中心化交易愿景的实现,实际上这个愿景 3 年前就实现了。

数字钱包创业日渐兴起

2015 年 Dan Larimer(也就是大家熟悉的 BM)在 Github 上宣布全世界第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Bitshares 上线。

毕业不久的祝雪娇也在这时开启了第一次创业——创立一款比特币支付网关、比特币钱包YardWallet。

在上线公告中,BM 说,「纵观历史,全世界的中心化交易所多次被证明是不可靠、不可信的。无论是 MF Global、MT.Gox 还是 BitStamp,用户要把自己的资产交给第三方来管理。不管中心化交易所多大,有多少审计人员,有多少管理人员,是否有保险公司参与,每天中心化的银行和交易所都在遭遇诈骗、滥用和盗窃。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巅峰的时候,国内像这样的比特币钱包数量上百家。但好日子并不长,随着比特币价格回跌,炒币热情一度进入低潮;再加上做比特币钱包,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仅靠手续费难以为继。

这一句话放在 2018 年的任何一家去中心化交易所都适用。因为 BM 在 3 年前说的话,全部一一应验。不管你是币安还是火币,不管你是否为用户提供保险,不管你的安全团队多厉害,中心化的交易场所,总是在不断地被攻破。

2014年至2015年,大批比特币钱包倒下。“那时国内的数字货币玩家不到50万人,比特币和比特币钱包还是个小众群体的产品。”祝雪娇说。YardWallet也因持续没有稳定收入来源而最终夭折。

然而统计数据显示,最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IDEX 日活只有 2500,ForkDelta 日活只有 1500,Bancro 只有 500,0x 更低只有 100 人。(DAppReview 7月25日数据)

区块链创业者刘恒估计,在低谷的时候,国内活着的比特币钱包平台不超过20个。

人们口口声声说着希望去中心化,却拿着钱在中心化交易所里投资。

转折点在2016年下半年。比特币的价格回暖,区块链技术开始在创投圈被频繁提及,基于以太坊的山寨数字货币不断出现。2017年初,比特币价格突破万元人民币,炒币日渐成风。数字货币钱包迎来了好日子。

「去中心化交易所是未来,但现在并不是好生意。」Kcash 创始人祝雪娇对 0x2 说,「我们现在看到的许多去中心化交易所他们只是把技术做了出来,没有引入更多的数字资产,而且业务也只是在币圈,其他行业的资产数字化等业务都没有触及。」

2016年5月成立的imToken,用两年时间便成为一家“全球最大的以太坊钱包”。2018年5月,imToken完成IDG资本1000万美元A轮融资,同时其公布数据称,月活用户超过400万,日均转账量占据以太坊生态的10%。

我们都知道,数字货币钱包是几乎无法盈利的,但是可以沉淀用户流量和用户资金。Kcash 告诉我们现在拥有百万用户,平台上沉淀的资金超过 60 亿人民币。当有大量的资金在平台上沉淀的时候,用户就会产生天然的需求去进行交易,去换取市场流动性,需要去市场交易。

2017年9月,离开数字货币钱包创业近两年的祝雪娇又回来了,这一次他创办了Kcash。

这些资产并没有进入交易所,而是躺在每个用户钱包里真实、不虚假的资产。在这一点上,无论是 imToken 还是 Kcash,都对自己的商业模式有着清楚的认知。

选择这个时间回归,是因为他看到了一个机会。祝雪娇说,去年的“9·4”之后,政策强制退币,用户需要一个平台来存储数字货币,而钱包刚好满足这个需求。此外钱包作为一种数字资产存储工具,没有明确的政策限制,成为区块链创业较“保险”的领域之一。

祝雪娇依旧表示,虽然现在在钱包内做交易所不是一个好生意,但确实一个很好的生意点,Kcash 现在在跑未来的赛道。

Kcash是一家多链和跨链钱包公司,支持包括BTC、ETH、ETC、LTC以及EOS在内的主流币种。

「币圈市场就这么大,只有往外延伸,让更多的资产实现数字化才能获得更大的盘子,不能只盯着币圈。比如我们可以在实体经济推广通证经济模型,让许多商品Token化,他们不需要去交易所交易,但这些 Token 是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的,就好比咖啡馆的优惠券是可以转让、送人的。」

半年以后,Kcash自称就成为仅次于imToken的“全球第二大钱包”。按照其7月公布的数据,用户数已达百万级。而根据大数据安全公司知道创宇在2018年年初统计过炒币人群的数量,全球炒币人群3000万,中国为600万。

一场群众受益且没有硝烟的交易所战争

imToken和Kcash之外,各种加密数字货币钱包蜂拥出现。

「我们肯定是干不过中心化交易所的,去中心化交易所是他们的补充。」区块律动 BlockBeats 0x2 问了一个关于怎么和火币、OKEx、币安竞争的问题后,祝雪娇回答的有点无奈。

中心化钱包、去中心化钱包、以太坊钱包、多链钱包、硬件钱包、APP钱包、网页钱包……

去中心化交易如果普及,首先会消灭那些拉盘砸盘的做市商或者「市值管理」团队。

其中,联网的热钱包以方便使用、功能可扩展等特点成为最受创业者偏爱的数字钱包领域。

在去中心化交易所进行交易,所有的挂单都需要上链,每一次交易都会被监控,这就意味着整个交易流程的公开透明。这可不是做市团队希望看到的事情,拉一次盘,吸一次资金,砸一次盘,割一把韭菜,这一切都在可以在中心化交易所的黑箱中进行。

区块链真相(chaintruth)在“数字货币钱包排行榜”网站上看到,其收录的常用数字货币钱包平台有115家,其中硬件钱包不足10家,其他均是APP轻钱包、网页轻钱包和客户端钱包等。

「很多做市团队跟交易所合作,拿到了免手续费的账号,只要他们手上有币就可以在市场上为所欲为地交易,控制市场。但是去中心化交易每一次下单都需要缴纳手续费 gas,这种可见的、更高的成本,会对做市团队进行有效地控制。」

尽管数字钱包平台的数量已经急剧上升,但在信天创投合伙人蒋宇捷看来,这个市场还远没达到饱和状态,“目前国内的数字货币用户不超过1000万人,未来随着数字货币被越来越多人接受,数字货币钱包的用户规模还有几十倍的成长空间。与此同时,一些带有流量的优势新平台,比如大的金融机构、社交平台进入,也有机会挤入头部。”

这对于韭菜,不是「投资者」来说,绝对不是坏事。但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也无法消灭做市团队,因为做市团队还是要保持市场的基本流动性以及抵御币价的异常波动。

此外,国外市场也吸引着国内平台的目光。“市场潜力还在,而且还有时间让平台去验证模式,可以说现在是数字货币钱包公司发展最好的时代。”蒋宇捷说。

但相比对于币安那种因为 API 问题而引发币价异常波动的情况,去中心化交易所的做市团队会更谨慎,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阳光下。

安全存隐患:有安全审计的钱包或不足1/10

而且以往通过交易所的大额资金流动,会对市场盘面造成重大影响,对投资者来说可能受益也可能受损,但是未来通过去中心化交易,可以避免这种大额交易引发市场波动风险的产生。

玩家数量急剧增加,行业开始变得鱼龙混杂。

关于挖矿交易,去中心化交易所也可以玩

祝雪娇称,有些团队,通过抄写社区中的开源代码,就可以开发一个简易的数字货币钱包,“这样的团队,没有公司,没有正规的注册备案,甚至只有一两个人。”

「关于Kcash  Exchange(KEX)去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挖矿,这里不太想多说,因为我们也没有最终定下来。」祝雪娇承认Kcash  Exchange(KEX)会推出交易挖矿,但是对于交易挖矿的模式如何展开,后续如何维持等规划,他们还没有想清楚。

“主流区块链热钱包的开发门槛不高,但要把所有公链都适配,就需要对所有公链的技术吃透,很多公司在不能通透了解公链技术和钱包技术的前提下,就做钱包产品,简单的从开源代码来复制,这样的产品问题是很多的。”区块链公司矩阵元某技术人员称。

过去两个月里,交易挖矿市场突然就火了,成为行业内的热点,它带来了巨额的交易量,也引发了很多问题。「单纯的交易挖矿模仿者并没有理解交易挖矿这个通证经济的模型,草草地抄了个样子就上线后很快就崩了。一个数学模型或者一个参数没有设置好,平台崩盘就是几天的事。」

为此,区块链真相(chaintruth)联系深圳一家名为“云界网络”的技术开发公司。工作人员称,只需几万元就可以帮助创业者开发一套数字货币钱包系统。此外公司还提供白皮书撰写、教程使用视频、社群维护等一条龙服务。而对于钱包系统的安全性,工作人员称公司并不提供安全防护,需要客户自己负责,“可以自己找安全公司维护。”

6 月份,一个名叫 86EX 的交易所在 FCoin 的影响下也上线了交易挖矿的功能。这个交易所就和他的名字一样,开着 AE86 在秋名山的赛道上,跑路了。

然而对于那些纯粹为了挣钱的数字货币钱包平台而言,高昂的安全防护费用并不是件轻松事。一些规模不大的钱包平台,在早期没有较大用户规模的时候,也很难有动力去花费高昂资金做安全审计。

李笑来的 BigOne 交易所在 6 月底也开启了交易挖矿功能,但 2 周之后便无法维持下去,还因为无法处理内部人员抛售平台币而名声狼藉。

“数字货币钱包市场最大的问题,就是大部分平台没有安全从业者;然后为了快速推出产品,没有专业的第三方安全机构做相关检测。”知道创宇先进技术部总监胡铭德告诉区块链真相。

今天又有消息传出刚刚暂停交易挖矿的 Bit-Z 交易所遇到了资金短缺问题,用户无法提币离场。

胡铭德说,手机和电脑本身并不安全,容易受到物理攻击和网络攻击,“软件钱包的载体不安全,就相当于浅沙盖高楼。”

而作为引发这波潮流的 FCoin,也在平台币的不断下跌中失去吸引力,甚至通过媒体写黑稿的方式来抨击竞争对手,掩盖挖矿交易模式无法持续的事实。在 0x2 撰写这篇文章的时候,FCoin 宣布推出新的产品来接平台币的盘,但这一看似利好的消息在 FCoin 市场内没有引发任何涟漪,甚至在币世界的快讯上有 90% 的读者看空 FCoin。

图片 3

因为种种潜在问题的存在,祝雪娇对交易挖矿很谨慎,Kcash 可不敢轻易上马交易挖矿功能,毕竟有 100 万用户在那里摆着,做不好可是砸招牌的事。

数字钱包面临各种外来攻击

「我们或许会很快上线这个功能,也会开放 API 允许量化交易团队进入,但在挖矿的机制上会有很多变化,没有深度的交易是不被认可的,无法挖矿。」

不仅如此,很少有钱包公司使用外部的安全审计。胡铭德举了一个例子:在近日一场安全开发者峰会上,他与几十家钱包厂商接触后发现,只有一家厂商请了外部的安全审计。

思路决定出路的钱包生意

在他看来,并非平台自身不可以做安全审计,只不过许多平台自身的安全审计流于形式,而且有一些平台,熟人盗币的风险比网络攻击的风险还大。

在跟祝雪娇聊天的过程中,他说了一句「思路决定出路」让我「灵魂出窍」一般地去看目前混乱的币圈。

与此互为佐证的是,今年5月25日,在中国计算机学会主办的青年精英论坛上,360集团信息安全部发布数字货币钱包安全白皮书。称目前市场主流的近20多款钱包八成存在安全隐患。而且被大部分用户接受的“热钱包”的漏洞多于“冷钱包”,攻击面更多。

有的团队做交易所就是想做个资金盘,收割一波之后,不管是倒闭还是跑路,都和他无关,因为他们只有眼前的利润;有的团队做区块链项目只是为了融资赚钱,最终产品能不能出来以及有没有人关心产品,他们也不关心;有的团队只想追热点,什么火干什么,硬着头皮也要上。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钱包做去中心化交易所不是好生意,两年猛增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