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古典VC谈生意一败涂地,博链财政和经济实现工

2019-10-21 21:18 来源:未知

7月9日消息,博链财经今日宣布,主体公司北京钱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正式完成工商变更,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相关业务最早始于2014年。

见证行业崛起,对话新星势力!继高端视频访谈栏目《直面大佬》、深度在线互动访谈栏目《牛熊启示录》之后,博链财经联合星球日报、金色财经、羊驼区块链和无涯社区等业界知名媒体打造的《明日星势力》栏目意在以“创业和投资”的视角挖掘在区块链领域发展潜力巨大的“明日之星”。

图片 1

本期嘉宾:

资料显示,博链财经总部位于北京,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领域的信息服务平台,依托【博链财经】、【钱吧区块链】等品牌,以财经角度,解读区块链。

TOP Network,创始人兼CEO Steve Wei

与此同时,博链财经宣布启用qianba.com域名为公司的区块链资讯门户网站,该域名系北京钱吧息技术有限公司旗下资产,于2014年耗资26万人民币从海外收购而来。

TOP Network,联合创始人兼CMO Noah Wang

截至目前,博链财经产品形态主要有:官网:(快讯,深度,专访,评测等等)、微信公众号(博链财经:InvestVane、钱吧区块链:qianbaQKL)、20多个新媒体分发渠道(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百度、搜狐、新浪、腾讯、网易、雪球等),高端区块链媒体社群500人,区块链社群一万人。

主持人:

博链财经相关平台整体覆盖区块链人群超过50万,长期关注交易所、平台币、钱包、数字货币行情、区块链项目、媒体等产业链上下游。并且与业界顶级投资机构、交易所、钱包、媒体等达成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助力行业健康良性发展。

范媛媛,合伙人

过去一段时间,博链财经在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市场诸如:《币安融资BP背后商业模式》、《被低估的平台币》、《平台币——穿越牛熊的投资品类》、《投票上币已宣告失败》、《火币反腐内战》等专业的分析和报道获得了业界高度认可,对市场行情的判断亦堪称完美,早在2018年初,博链财经就率先喊出,比特币在5000-8000美金震荡的论断。

图片 2

图片 3

以下为本期访谈实录:

6月底,因为突飞猛进的发展速度和精益求精的运营策略,博链财经还获得2018年克劳锐TOP传播影响力区块链自媒体荣誉称号。

博链财经:可否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讲一讲, TOP Network在区块链世界里解决了或者想要解决什么问题?

(克劳锐成立于2014年,由新浪微博、360以及UC等联合投资的全球首家自媒体价值排行及版权经济管理机构。)

Steve Wei:TOP Network实际上在做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各有不同,但又关联在一起。

2018年7月,获得2018上半年度“青藤区块链媒体品牌影响力TOP50”和2018上半年“青藤区块链媒体微信传播力TOP100”两项大奖。

第一件事情,TOP 想用区块链技术或者经济模型,打造一个去中心化的通信网络,建立一个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低成本、没有边界、安全、性能非常好的公共通信网络;

(青藤区块链联盟由清华大学X-lab、清博大数据以及头部区块链媒体联合发起。)

第二件事情,TOP提供一个高性能的公链平台,这个平台可以运行任何分布式通信的复杂业务,比如记账、智能合约等,让任何复杂业务都能移到链上。

目前,博链财经已经初步在华北(北京)、华东(上海、杭州)、华南(广州、深圳)等地搭建了超级节点。接下来,博链财经还将继续扩大人才招募,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业提供更加优质的信息服务。

博链财经:自创建以来,TOP Network都做出了哪些成绩和进展?有哪些值得分享出来的milestone?

Steve Wei:TOP Network用实践证实了理论。

TOP 在2018年10月份发布了测试网1.0,验证了我们白皮书提出的技术构思。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我们在白皮书里面提出了很多创新的技术思想,这些思想是否能实现当时还是一个未知数。

我们在2019年3月份发布的Testnet 2.0进一步回答了上述问题,并在上面实现了一个去中心化的聊天App。

博链财经:此前,TOP Network团队已经推出Dingtone、CoverMe以及Proxy,三款产品,共计 5000-6000 万注册用户,这一点其实跟BitTorrent有点类似,接下来,这三款产品的用户将如何与区块链结合?

Steve Wei:很多人说火币 Prime第一个项目TOP Network跟币安Launchpad第一个项目BitTorrent挺像。因为大家发现这两个项目有很大的共同点——都有用户,而且这些用户都能迁移到链上来。

关于TOP团队推出的这几款产品如何跟区块链结合,我们现在的几款通信产品共有6000万用户。在去中心化世界里,这些通信产品被迁移到区块链上以后,用户信息被打散,用户记录将随机分散到各个节点上,而这些节点不是由某一个人或者组织拥有的,这样就没有人或者组织能看到完整的用户数据了,对用户信息安全是一个更好的保障。

博链财经:2018年,TOP Network完成 了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分布式资本、丹华资本、NEO Global Capital等知名投资机构。事实上,当时整个数字货币行业已经是一个非常悲观的时间点,TOP是如何获得资本方青睐的?

Steve Wei:从我们开始融资的时候,数字货币市场已经进入下行通道,特别是到了2018年下半年,从八月中旬开始相当凶险,到十一、十二以及2019年一月,可以用崩盘来形容,几乎没有人愿意投资。

TOP能拿到投资,第一点,投资人感觉这个项目就算在熊市也绝对死不了,因为TOP开发的产品能产生现金流,而且用户体量还不小。一个项目如果不能产生现金流,仅仅依赖于投资,那是很危险的。事实上,大部分通证经济的设计,都涉及去中心化,特别是协议层,根本没有收入来源。以前牛市的时候,可以把币卖掉,但是在熊市根本卖不了。

第二点,TOP创始团队都比较成熟,创始人连续四次创业。投资人对我们这样的创业者非常有把握,他们觉得我们不太可能会把事情搞砸。

第三点,TOP这个项目的技术架构非常有独特性,我们很多投资机构都非常懂技术,比如分布式资本、丹华资本,NGC等,我记得当时我去找丹华的张首晟教授,他只跟我聊了十来分钟,就说“你这个项目我一定投,我现在要去坐飞机,你跟我们另外一个同事谈一下细节。”就是那么简单,十分钟做出决策,因为张教授非常懂技术。

博链财经:“古典”VC和Token Fund,在看一个早期项目的侧重点,各有不同,对于不同的Fund,TOP是如何沟通、以及在讲述怎样不同的故事?

Steve Wei:我们的项目里有“古典”VC,也有Token Fund,种子轮投资基本上是“古典”VC投资,其实他们也不古典,挺开放的,后面几轮的投资机构都是Token Fund。

“古典”VC和Token Fund两者看事情是完全不一样,“古典”VC投项目投进去,退出平均需要七年。

他们需要确定这个业务这个团队能不能做出来、能否往前发展以及技术能否落地,还需要了解业务能否产生现金流、产生盈利以及市场空间是否足够大,而技术反而不是最看中的。

古典投资人非常现实,更多的是从商业成功的角度去思考,他们也知道的退出周期很长,所以都抱着长期的态度跟创始团队在一块。

Token Fund,大家都知道,前两年退出很快,周期也就几个月,非常、非常短。

相对而言,绝大多数Token Fund考虑问题确实是比较短期的,他们考虑的是这个项目是否是当前的所谓的赛道和热点,哪个更侧重于技术,因为大家都知道区块链不是商业而是技术。所以大家看到很多区块链的项目都是由极客组建的,这些人从来没有创过业,比如像V神。然后Token Fund很喜欢投这样的人,我们知道很多区块链项目,现在也很有名,是好几个图灵奖的教授来做的。

在传统的世界里面,“古典”VC是不会给这些人投资的,因为很清楚他们没法把一个一个创业项目带到成功的那个阶段。

因为我是从传统互联网来的,我过去的创业方向主要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企业服务这三块,所以跟“古典”VC沟通上没有瓶颈;此外,我们跟Token Fund也没有沟通上的问题,因为我们这个项目技术性也很强。

总的来说,要跟Token Fund讲技术;要跟“古典”VC讲商业落地。假如跟Token Fund讲未来几年的发展计划,人家听都不爱听;给“古典”VC讲技术,他们不是特别感兴趣。

博链财经:大部分数字货币基金(Token Fund)都是短期的,而作为一个技术类的创业项目,则需要长期的“保驾护航”,TOP有没有投资人带来的压力?如何平衡这里面涉及的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

Steve Wei:这个问题非常有意思。我们去融资的时候,我一上来就要求锁仓的时间很长,对我们早期的投资人要求锁仓九个月。

其实在传统的世界里,九个月根本不是什么事,一般而言,一个公司就算IPO了,持有的股票,小股东一年以内不能卖、大股东两年以内不能卖,那就相当于锁仓一年或者两年。那么从投资早期到IPO,至少得四五年或者五六年。可以说整个锁仓平均周期是七年。

但是对于Token Fund而言九个月的锁仓时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的事情,所以大家可以理解,这就是这个压力了。

我相信一般新的项目是没法跟这些Token Fund博弈的,特别是铁腕的Token Fund,比如我们自己也碰到个头疼、非常有名的Token Fund,我们聊的挺好,对方说,我们真的不能接受你这个9个月的锁仓周期,不是我们不愿意,是我们基金的LP给我的时间也只有六个月,所以锁仓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有些Token Fund就在偷偷卖。

这个时候我们就需要 长期的“保驾护航”,我个人认为,未来来Token Fund应该基本不存在,应该全部改成股权投资基金,以股权的形式投资区块链公司。

事实上,进入深度熊市后,基金也基本上只投股权,不再投token了,这样以来投资人就变成长期投资人了。

博链财经:作为通信行业的创业老兵,想问问Steve Wei和Noah Wang,在你看来,到底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什么样的关系是最长久的?

Steve Wei:我个人认为只有利益上长期绑定的关系才是最长久的。投资人需要创业者长期的、持续的做事情,直到把事情做成功才能“套现”。这样,投资人就有动力持续地支持这个创业者。

区块链投资的问题在于,Token Fund跟项目方没有锁仓的约定,币一上交易所,他就卖掉Token跑掉了。跑掉以后,他跟项目也就没关系了,他不会care你现在在做什么,将来要做什么。

因此,利益长期绑定,谁也不能单独跑掉。

博链财经:大家都知道,创业者无外乎“三件事”——“找人,找钱,定战略”,假如只能选择一个维度,你认为那一维度是最重要的?

Steve Wei: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讲,我们知道一个人是很难办成大事,所以最重要的是要搭建起来一个共同的创业班子,就是所谓的这个创始合伙人,这是基础,没有这个基础,后面有钱也搞不定。

假如“找人,找钱,定战略”三选一,肯定是叫找人,这里的找人指得不是说找一般性的员工,而是找有互补的联合创始人,就像我们TOP团队,我作为CEO是比较综合的,我们的CMO Noah的融资、BD能力非常强,我们的CTO技术非常精通,所以我们这个班子形成了一个比较互补的班子。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跟古典VC谈生意一败涂地,博链财政和经济实现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