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金融的未来,数字货币的价值起源

2019-11-30 21:12 来源:未知

如果说彻底的隐私保护,是要使用重武器的。包括零知识证明、同态加密。要想把它变成一个实用合法的工具,还必须把重武器轻型化,要能超级看穿账户,要有超级账户处置它。重武器轻型化也会带来很多问题,可能还会有一些不是太希望的。具体就是一个大额链、小额链,发行方把你的份额推到大额链上,使用的时候用小额链使用,你自己把大额链上额度提出来放到小额链上使用。小额链上积累多了可以回到大额链,小额链相当于你的钱包,钱包里没有多少东西的话,在商店里掏出钱包,大家看到几张票子,也不会觉得你是有钱的还是没钱的。小额链上隐私不是出来,隐私出在大额链上。只要我们把大额链上隐私保护好,把小额链上踪迹隐藏好,小额链和大额链隐藏,这个就不是问题,同样可以起到作用。既有小额又有大额,露出来的是小额,沉下去是大额,看不见的,看得见的是小额部分,这个很像海上冰山露出一角。

  • Currency的货币含义更多是央行层面的金融市场流动性、汇率、利率等;
  • Money的货币含义更多是金融机构层面的资金的汇兑、支付、清结算等;
  • Coin的货币含义更多是现钞、零钱、硬币等。在数字货币世界里也一样,比特币叫Bitcoin,加密货币叫Cryptocurrency,加密代币叫Cryptotoken。

区块链让交易不再需要第三方中介,智能合约代码创造了公开透明的信任机制。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金融也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实现普惠金融的途径之一。

比特币的上线标志着数字货币问世。本文论述了数字货币的价值起源,并从区块链技术的角度,探讨了数字货币的六大特性。

为了打通信任的链条,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代价和成本,这些代价,这些成本都会导致人在其中一种信任的链条,这样一种流程,它的效率非常低下,成本非常高昂。把人踢出去就是大家的梦想,也是极客们一直在努力的方向。可喜的是区块链问世了,使得在还有信任的流程里,在信任的环节上把人踢出去实现“无人化”成为可能。从这个角度理解区块链,我们就知道如果承认数字化先行还会继续,像信任这么重要的环节都要继续走向无人化,那么区块链就具有这样一个使命,这样一个无可替代的战略地位。

第六,数字货币的运行基础是分布式网络。

这一点虽然不是数字货币的特性,但分布式网络技术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数字货币的特性与效用。分布式网络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随着5G通信技术的部署,分布式网络必将走入寻常百姓家,未来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学习、工作都须臾不能离开分布式网络。

  • 分布式网络的核心是:开源、加密;共识、共享;点对点、去中心、自组织。其实我们已经开始在享用分布式网络带来的好处了:滴滴打车的商业模式就具有分布式网络的雏形,它是一个很好的分析分布式网络技术优势的案例,包括共享经济、开源组织、点对点服务等要素。

  • 分布式网络在应用上可以有分布式数据存储、分布式公共计算、分布式自治决策、分布式价值共享等方面。

  • 分布式网络的技术核心就是开源架构、加密算法、共识机制、时间戳、分布式存储、点对点对等网络等,它是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的技术基础,也决定了数字货币的运行效用。

我们知道,各主要经济体的央行都高度重视区块链与数字货币技术,纷纷发表有关区块链的技术或政策白皮书。中国央行也正在筹划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来研究在中国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性。那么,各国央行心里的数字货币与技术极客创造的数字货币是一样的吗?央行筹划的数字货币会具备前述全部六大特质吗?我们目前不知道央行们的完整态度,但透过只言片语,至少我们了解到,央行们不会全盘接受技术极客与区块链社区对数字货币的设计思想

  • 第一个分歧来自于到底采用什么技术来搭建数字货币运行的底层协议。央行们更倾向于采用分布式账本技术而不是区块链技术,更倾向于采用联盟链技术而不是公有链技术。分布式账本与区块链的最大区别就在于:分布式账本没有原生数字货币,而区块链一定有;联盟链与公有链的最大区别就在于:联盟链的节点加入需要许可,而公有链不需要。
  • 第二个分歧来自于全网节点是否要完全对等。公有链是一个无须许可的、点对点对等网络,而央行希望成为拥有某些专属权力的特权节点,它可以运用这些专属权力,许可或不许可某些节点的加入、监督和追踪数字货币的流动……

央行应该发行什么样的数字货币,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完善的、可行的方案。笔者认为,央行数字货币至少需要保留前述数字货币特性中的可编程性、加密性、匿名性这三个特质,否则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价值和意义就将大打折扣,甚至有可能画虎不成反类犬,成为现行的电子货币的翻版,从而贬低了数字货币的价值意义。

在具有跨时空特性的区块链上,在数字化的虚拟世界里,三种货币发行机制都可以方便地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无论主权背书的法定数字货币、私人机构背书的私人数字货币和算法背书的自治数字货币,都将面对比现实世界更平等的竞争,任何一种数字货币如果不能迎合数字世界与其使用者对数字货币的特定需求,都有可能被背弃或处于下风。法定数字货币可以含着金钥匙出生,如果机制设计失当,不一定必然取胜于其他数字货币。

1.记账权的中心化不妨碍监督权的去中心化。很多企业搞区块链直接把中心化业务平行移植到去中心化上,广大拥有只有使用权,不能监督,记账的人不能自证清白,这是一个不好的架构,监督权一定要拉出来,不记账的人具有监督权,这样的架构才是能够自证清白的架构。记账权有一点中心化也是可以理解的,但监督权要放大。

普林斯顿大学阿尔文德·纳拉亚南等几位教授写的一本区块链技术教科书就叫《Bitcoin And cryptocurrency Technologies》(比特币与加密货币技术)。为方便理解,我们也可以大致归类为:

Fabric能成吗,有几点存疑:一个是27亿用户向Fabric的转化率到底是怎样的。在弱势央行所在国,可能这个事比较好推进。强势央行所在国推进总是经过反复的博弈。还有技术上“许可”转向“非许可”的难度,也是要观察的事情。还有中国因素,中国怎么应对这件事情。应该说,世界很大,能够容得下的不仅仅是一个Fabric,如果还有另一个的话,中国是目前全球唯一有能力推出的国家。

货币的多层复杂含义并不只是出现在数字货币上。Currency、Money、Coin都意指货币,但在现实世界里,

3.账本的中心化不妨碍合约的去中心化。左边是区块链世界里底层是区块链账本,插入第三方业务逻辑,向第三方代码让渡处置权,具体落实落在去中心化虚拟机群上。传统金融里出现了一个开放金融说法,底层是银行基础服务的API,需要向第三方代码让渡处置权。但它是运行在第三方硬件上,而第三方硬件是中心化的。只要把最底下那一层改到运行于去中心化虚拟机群上,整个架构又回来了。也就是说,开放银行、开放金融有一种实现方式,就是回到区块链,应用层面回到区块链。底层账本不用区块链,直接用银行基础服务,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而且是值得去大力发展。

  • 首先,虚拟货币与电子货币更相近,不一定记录在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上,它可以用中心化记账方法;而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一般专指记录在区块链或分布式账本上的货币
  • 第二,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一般都采用密码学非对称加密方法来作隐私保护,是匿名的,而虚拟货币则多指采用中心化机构的安全保障机制,往往是非匿名的。
  • 第三,在信用背书的机制上,虚拟货币往往是依靠中心化机构比如央行来背书,数字货币往往用数学算法来背书,而加密货币既可以是数学算法来背书,也可以是中心化机构来背书。因此,从这一点判断,目前各家央行要发行的数字货币应该是更偏向于加密货币,它运行于分布式账本上,但采用的是中心化机构——央行来做信用背书。

Fabric提出了五大诉求:无国界、点对点、可编程、零手续费、低波动。这里无国界可能会涉及到各国金融监管当局和货币发行当局的铸币权和反洗钱问题。点对点的话,如果像中国这样移动支付体验已经做得很好,我们这边对点对点的诉求会降低,但是在别的一些国家,移动支付的体验没那么好,技术没那么好的情况下,怎么样寻求点对点的体验,Fabric还是能够帮上力的。可编程,这里会涉及到怎么样嵌入第三方业务逻辑。现在移动支付的支付宝和微信做可编程的事情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说Fabric成了,它们会在这个地方弯道超车。现有的汇兑体系和秩序,Fabric出来之后一定会受到冲击的。低波动,它的定位就决定了它是用来花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点也使得Fabric和传统的虚拟货币,像比特币这样的拉开了距离。

统一数字货币的名称不是本文的目的,但为方便起见,本文依约定俗成的惯例,统一称为数字货币。

回到区块链,传统的说法有币圈和链圈,币圈是一个社区、代币、平台,要走一起走,要垮一起垮。链圈号称只要技术平台,不要币,也不一定要社区。实践下来两边都出现了问题,币圈那边出现的问题主要是旁氏骗局和割韭菜的行为,有点太不像话,所以有人呼唤币改。链圈这边纯无币的区块链,好像也有不太好往下推进的一面,所以就出现了两个改:币改和链改,朝着同一个方向对进的态势。这里面标志性的事件就是大企业、实体经济入场,大资金严肃机构入场。还有大流量,网络巨头入场。它们入场后游戏会变成什么样子,大家看这个就知道我在说谁,我们说的就是处在星星的地方。

  • 纸币的价值起源是因为它极大地提升了金融的可转让性
  • 数字货币的价值起源则是因为它准确、方便地表征和度量了数字化经济活动

为什么区块链在这样一个节点上起到这样的作用呢,我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分析这件事情,区块链的使命。我们看一下整个IT发展,发现过去有两个世界,物理的世界和精神的世界。今天已经有三个世界,除了物理和精神的,可能还有一个信息的,或者叫数字化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面已经有很多东西装进来了,很多重要的流程,重要的对象装进来了。但是只走了一半,还有大量流程里有人搅合在里面,如果是端到端,这个端是人,那个端是人,我没有意见。但是人搅合在流程里面,这是不顺的,因为人在整个数字化流程里,效率是低的,而且不遵守纪律。不仅仅是像股票交易这样需要高智商、高情商才玩得转的东西,人搅合在里面可能会出现问题,需要高度信任的领域,人在里面也是问题。人之间本能的彼此不信任,尤其是陌生人。

  1. 一是价值的跨时期转移;
  2. 二是就未来的偶然结果达成契约(或有权利是金融创新的主要原因);
  3. 三是使得价值交换变得更容易的可转让性(投资者转让金融合约的权利)。

法定数字货币几个基本的诉求,铸币权和外币政策执行工具方面,外汇管制方面,反洗钱方面,税收方面,兼顾商业银行利益和隐私保护方面。首先我们要把发行和流通这两件事掰开,如果涉及到外汇管制,这有边界治理和市场化外汇定价的问题,涉及到跨链和交易所的技术。反洗钱和税收都会提出对超级权限实名制的诉求,具体要对账户进行看穿式管理监控,对一些可疑的交易进行阻截,对法律上处于非法的资产进行处置,这样一些措施能不能在区块链上采取。兼顾商业银行利益,首先是多级发行。

2017-05-20 清华管理评论 肖风:数字货币的价值起源文/万向控股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发起人肖风本文刊发于《清华金融评论》2017年4月刊,编辑:王蕾

也有很多误区,有人说区块链的技术已经定性了,主要看落地,你把它提到创新这个位置有什么意思。有人说中心化都能做的应用,用区块链来做有什么用。还有说都是骗子,当然比较极端。总的说,前一段是整个行业有过多的压抑。当我们刚才说的,通过把人踢出去提升信任的效率和可靠性时,我们已经把区块链当做一个生产力来发展。但当科技改变生产力的时候,生产力就在改变距离,无论是过去的交通还是再后来的通信,还是现在的信任。当生产力使得距离足够短的时候,就会改变结构,改变结构就会改变生产关系,这就是我们说的“颠覆”。

金融创新是一个经久不衰的热门话题,尤其在当今的中国。由威廉·N·戈兹曼、K·哥特·罗文霍斯特编著的讲述人类金融创新史的巨著《价值起源》开篇导论中写道:

这里有一个诉求,或者比较动听的一个话,普惠。也确实是一个事实,在一些国家移动支付还难以推进,他们还得不到这样的体验。不完全是因为他们买不起手机,更重要的是建不起相应的通信 金融基础设施。尤其是一些弱势央行所在国家,这些技术不发达的国家,让他们从无到有独立自主去建设这样一套体系、基础设施,可能要等到猴年马月。我们也看到华为、阿里、腾讯海外布局里,都有联手把通信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起来的命题。

  • 央行要发行的数字货币是crypto-currency;
  • 公有区块链上的原生货币是coin;
  • 而各家区块链创业公司发行的代币则叫crypto-token。

发展前景,能够成功的跨境,这样的话超主权货币、超主权用户群和超主权经济体会形成一个正向的反馈。在跨越国境这一点上受到挫折,使得它变成了不是全球化货币,而是跟主权货币绑定的稳定币,当然可以高效的汇兑,也可以输出可复制的技术。强势的法币抱团蹂躏弱势的法币,如果做成这样一个联盟,即使不太喜欢,有的时候也是不可避免的。

人类社会4000年以来的“这个看似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创新过程的基础只是一些简单的道理”。

最后提出“三个不妨碍”的观点:

数字货币将越来越成为数字世界的价值交换媒介、标价单位、记账单位和储存手段。例如,相对于现行金融体系中的股票“IPO”,区块链与数字货币体系中有“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叫首次代币公开预售。一家区块链创业公司,不以公司股票或债券为融资工具,而是发行自己的数字代币,交换比特币、以太币等较为流行的数字货币,以达到融资创业的目的。这些代币不代表公司股权,也不代表公司债权,因此目前各国监管机构对它的公开发行往往持无异议态度。它的价值来源于你需要花费一些代币来驱动这家公司开发的应用程序,在代币发行量有算法约束的情况下,如果该公司的应用程序受到欢迎,使用者很多,则其代币的旺盛需求将推升代币的价格,代币持有者因此而能获得价格上涨的收益。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去中心化金融的未来,数字货币的价值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