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了一套房,伪区块链

2019-12-12 02:48 来源:未知

图片 1

图片 2

原文:Robert Stevens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7月2日报道

在区块链领域,初创公司通常不给员工发现金,而是向那些希望通过该项目赚取几美元的粉丝提供空投或奖金。通过雇佣大量的评论者、专业制作表情包且转发推特的人和视频博主来推广这个网络,初创公司因此创造出了一个热闹的局面和一个有望促使他们成功的社区。

区块链社交娱乐平台TaTaTu一开始经营着庞大的代币销售业务,现在却转型成为了一个视频观看奖励计划。

有证据表明这种方式是有效的。2018年12月,成人社交网络Sharesome在48小时内空投了超过10亿个Flame Tokens,超过15万人报名参与空投,2.3万人加入电报群组。

TaTaTu此前完成了5.75亿美元的ICO,由于从Monika Bacardi等皇室成员那里筹集了资金,其ICO也成为2018年融资规模最大的一次。

对于区块链创业公司来说,采用这种方法有什么优势?负责空投活动的KICK ECOSYSTEM的高级通信经理Mike Sergeev说:

TaTaTu平台最初旨在提供公开交易的加密货币,成为一个与Netflix类似的媒体流媒体平台。它曾吸引过Ari Paul的BlockTower Capital和Johnny Depp等电影明星的投资。

“他们实际上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因为与法币相比,创建token完全是免费的。”

尽管平台完全由科技新秀Andrea Iervolino聘请的一批远程自由职业者经营,该项目却是2018年五大代币销售平台之一,仅次于EOS和Telegram。

参与这些空投活动的人又被称作“赏金猎人”,他们希望自己赚到的代币在上线交易所之后能值很多钱。

但现在Iervolino却表示加密从来都不是重点。

一旦有人能够驾驭这种高度无序的经济,他们可以“迅速致富”:如果一种代币升值,每周几次转发和评论就能带来数千美元的收益;对于赏金猎人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那里一天的工资不到5美元。来自孟加拉国的赏金猎人Abu Bakkar Siddik透露,他从ICO空投中赚的钱足够买一套房。

当被问及TaTaTu是否是一家区块链企业时,他明确表示:“完全不是。只是我们的系统中有一个区块链组件。”

但在区块链经济中骗子横行,如果一个项目突然消失,赏金猎人几乎无路可走。赏金猎人在完成任务后要等上几个月才能拿到奖励,这并不罕见,这段时间足以让一家公司倒闭,或者让创始人携款潜逃。

然而,这并没有阻止用户尝试在YoBit.Net等公共平台上交易该公司基于以太坊的加密代币TTU。此外,一位网上化名为Legendster的前雇员称,他的任务是通过发布公告、空投帖子和赏金活动来“制造轰动效果”。

在某些情况下,赏金猎人几个月的辛苦工作甚至只能拿到几美分。同样来自孟加拉国的赏金猎人Ayub Emon说,他在空投上浪费了大约3到4个月的时间,他收到的有些代币比ICO期间的价格低了300倍,更糟糕的是,有些情况下他根本什么都得不到。

报告显示,无论是直接涉及零售用户销售,还是那些只面对合格的投资者的销售,自2018年8月以来,加密代币TTU的活动量一直处于低位。该年度70%的交易发生在2018年7月31日和8月1日,而这距离6月份交易完成仅仅过了几周。

但这种策略依然很受欢迎,利润丰厚,以至于许多人开始全职寻找代币奖励的机会,希望能获得财富。例如,恒星币基金会最近宣布,其将在未来20个月内空投20亿枚XLM代币,目前价值1.2亿美元。

Iervolino表示,这是因为,不同于TaTaTu白皮书最初阐述的内容,这次代币销售主要是通过私人投资完成的。而他拒绝透露任何个人参与者的名字,并补充道,公司已将该价值转移到一个基于平台的积分系统,而不是像以太坊那样的公共区块链。

相关的赏金猎人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些网站每月的点击率超过100万。自2014年的首次空投以来,短短5年多一点的时间里,这一营销策略已经变成了一项大生意。本文就采访了这些“凭空赚钱”的人。

“这是一个正处于起步阶段的年轻项目。白皮书中提到了很多预测和理想主义的东西,但尚未实现,”一位匿名的前雇员称,“很难预测Iervolino未来的计划是什么。”

薅空投的羊毛就是凭空赚钱?

事实上,前雇员们都普遍认为Iervolino是该项目的唯一推动者和监管者。最近,他表示要远离以太坊的做法使得平台的早期贡献者与该项目渐行渐远。

33岁的Oladele Olanrewaju来自尼日利亚,他在2018年初加密货币市场崩溃后成为了一名赏金猎人。他在做竞争币交易时赔了钱,想找个方法来弥补损失。

另一位前TaTaTu的联合创始人,要求匿名以保护他的职业关系,表示:“最初投资TaTaTu的人都认为,他们购买的是一种可以在分散化平台上运行、可以交易的代币......我认为Iervolino的行为对TaTaTu的投资者并不公平。”

Olanrewaju开始为Hydro做市场推广,该项目旨在通过区块链实现金融安全。他的工作很简单:通过转发链接、发布表情包或制作YouTube视频等活动来带火这个项目。Olanrewaju因此获得了Hydro代币奖励。

与此同时,相对不为人知的制片人Iervolino被看到与赛琳娜·戈麦斯一起驾游艇。据报道,几个月后,他签署了一份协议,为TaTaTu平台制作一部电影——由Antonio Banderas和Alec Baldwin主演的兰博基尼传记片。

2017年末,在Hydro代币上所之前,他收到了222222个Hydro代币。2018年4月Hydro上所之后,其价格飙升,Olanrewaju赚到了1500美元。还有一件更值得庆幸的事:Hydro代币到今天只值0.0007美元。

“我们完成了电影第一部分的拍摄,”Iervolino说。(IMDB目前将该电影列为后期制作阶段。)

“我可以大胆地说,我每个月从空投中赚到的钱比我做公务员3个月赚到的还要多。”

一位了解该公司运营情况的匿名人士表示,储备的使用方式“很奇怪”,包括可能与好莱坞一线明星达成的潜在代币交易。Iervolino确认Banderas已经收到了代币,并把它作为“兰博基尼”制作协议的一部分。

Olanrewaju现在每天要花8个小时在空投上。他以前的工作是一名网页开发人员,但现在这项工作已经沦为副业。Olanrewaju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Telegram和WhatsApp上完成的,在这两款应用上,成千上万的赏金猎人热切地等待着他们的日常任务。

尽管TaTaTu平台的批评者现在将代币销售描述为纯粹机会主义,但Iervolino更愿意看到这家初创公司创造出一种“循环经济”,用户可以通过代币来观看电影、时装秀和体育赛事。他说,这些代币也可当做优惠券,与各种电子商务和零售伙伴合作,如意大利箱包制造商Carpisa。

这项工作不分昼夜,Olanrewaju说他需要每天从早到晚都盯着手机。

此外,他补充道,意大利用户现在可以访问一个电子商务网站,其中的“一些测试产品”可以通过TTU购买。

当ICO市场触底时,Olanrewaju说自己所获的资金随着密码市场的下跌而减少了,但是他仍然每月能赚150美元左右。

大约一年后,Iervolino拒绝透露到目前为止live平台到底吸引了多少用户。该网站提供的影片包括2006年的《火车上的蛇》(snake on a Train)和2012年的《亚伯拉罕·林肯大战僵尸》(Abraham Lincoln vs. zombie)。

代币交易的辉煌时代已结束?赏金猎人陷瓶颈期

与此同时,Iervolino还是他迄今为止最主流的电影《等待野蛮人》(Waiting for the Barbarians)的制片人,该片由约翰尼·德普(Johnny Depp)主演,目前正在后期制作中。无论TaTaTu的吸引力如何,很明显,代币销售提升了Iervolino在好莱坞的地位。

23岁的Ayub Emon是孟加拉国Feni政府学院大学的一名化学系本科生。他透露,自2017年以来,他一直在空投行业工作。作为其社交媒体活动的一部分,他每周花大约3天时间充当赏金猎人。

在描述自己对这家媒体初创公司的未来计划时(该计划与过去12个月的白皮书所阐述的截然不同),他补充道:“这是一个流媒体平台,与社交媒体相互融合,与用户分享价值。”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买了一套房,伪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