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币费近千万,投票上币已宣布败北

2019-07-19 10:21 来源:未知

近四个月以来,HADAX投票上币已经进行到第三期第九轮,上线币种已达32个。6月初,HADAX公布了转板火币Pro试行方案后,让不少人直呼坑爹。

作为HADAX第三期第二轮成功投票上币的项目,INC对HADAX的控诉也暴露出这一模式存在很大问题。

破发危机下,上了HADAX的项目对平台的流量和交易深度感到不满,而想要上HADAX的项目,则面临着600万元至800万元的投票成本压力。

对于数字资产交易所,其主要收入来源为项目方发行代币的上币费和投资者进行币币交易的交易手续费。凭借其吸金的商业模式,越来越多的数字资产交易所浮出水面。

“如果以股市来看,HADAX相当于新三板,火币Pro是沪深。国内新三板都没有转板方案,火币倒先有了。”田长春有点疑惑,这到底是创新,还是花式吸血区块链项目。

一开始,HADAX的投票上币规则漏洞百出。HADAX仅将申请上币的项目列入投票名单,投资者使用HT(火币平台币)进行投票,投票结束时位列榜单前十名的项目均可成功上币。

据数字货币数据分析平台非小号实时统计,截至发稿前,HADAX上24小时成交量为6951BTC,约为29870万元。另一家推出投票上币规则的平台OKEX上,24小时成交量为214038BTC,约合921259万元。HADAX成交量为OKEX的3.26%。

对交易所来说,上币即赚,投票上币无法从根本上动摇其盈利模式。而使用平台币进行投票的规则设置,等同于拉升平台币的流通量及持有价值,对平台利好,却与项目方无关。

币安、HADAX推出投票上币后,OKEx也开启了投票上币的玩法。三大交易所均已从收取费用上币进入票选上币的阶段。看重社群的区块链经济推动着交易所将上币权交给用户,但这一切还停留在“看上去很美”的表象。

图片 1

业内人士向蜂巢财经指出,“价格走势与平台没有直接关系,但客观地讲,平台流量不足所导致的成交量低下会直接反应在价格上。”

以HADAX为例,“100%超级节点投票通过的项目可以推荐上Huobi Pro”,对于无力承担巨额上币费上线火币的项目方,HADAX的“免费投票上币”无疑是一种诱惑。

目前,还没有项目从HADAX上转板火币Pro。“想要突围很难,除非砸钱。”发出这样一句感慨时,田长春(化名)正在向群内的持仓大户传递项目转版的决心。

据悉,项目方通过交易所发行代币的成本一般至少由两部分组成:一是上币费,具体费用因交易所而异;二是推广成本,项目方需要拿出一部分代币作为空投福利,吸引投资者通过该交易平台认购项目代币。

Sociall(SCL)是5月份上榜“欧洲&澳洲专场”的候选项目,截至发稿日,其得票数量只有可怜的2票。这一海外项目方并不知道,在上线HADAX的路径中,有买票、拉票的潜规则。得知可以花钱拉票时,Sociall的CEO Jade Mulholland直呼,“预算不够。”

不过,支付巨额上币费用登录交易所,并非项目方发行代币的唯一方法。币安曾于2017年推出“免费投票上币”作为平台福利,历经7个月,共选出11个上线币种。

投票上币水面下的买票潜规则 

第一轮投票结果公布后,舆论哗然。在投票上币的过程中,项目方买票、拉票的行为普遍存在。尽管HADAX多次调整了上币规则,投票上币最终还是沦为了一场资本游戏,为刷进排行榜前列,不少项目方虽避开了天价上币费,却落入贿选的生意场。

图片 2

图片 3

“转板”诱惑下的高成本

从天价上币到“免费投票上币”,交易所花样多

一些计划登陆二级市场的项目方也在计算,往HADAX平台上花钱砸掉这两座大山,到底值不值?

而把钱都花在保证金、空投福利、甚至贿选上的项目方,是否还有余力持续推广、维持代币的交易活跃度?这个问题,恐怕只有项目方独自去面对了。

方案显示,从HADAX转板火币Pro,要求项目币种的平均交易额和交易人数需同时满足火币Pro站的前50%;项目平均交易额或交易人数在参选列表中排名TOP2;并满足火币PRO的SMART-Chain评分模型才可上线主站。 

我们再次审视了包括HADAX在内几大数字资产交易所制定的投票上币规则后发现,看似越来越公平的免费投票上币,不过是交易所赚钱的又一把戏。

HADAX过半项目跌破上线价

在我们看来,“免费投票上币”,归根结底是交易平台从自身利益出发变出的赚钱新花样。

最终,影链致歉。这场项目方对交易所的控诉以失败告终。

近日,影链(INC)项目团队质疑火币旗下数字资产交易所HADAX操纵币价一事,在币圈引起了不小波澜。截至目前,INC在HADAX上的交易仍被冻结。

“如果HADAX人气一直这么低迷,我觉得很不值。”刘帅(化名)是一名项目方对接交易所业务的负责人。他向蜂巢财经透露,目前在HADAX投票上币所需费用大概在500万至800万之间,OKEX的投票上币费用在1千多万左右。

而看似专业、公平的免费投票上币规则,实在已经宣告失败!

他向蜂巢财经透露,“我们本来打算要上OKEx的,但是OK新出的上币机制需要5万新注册激活的账户,我们觉得很难达到。”刘帅表示,项目对于上线交易所仍处在观望的状态。

但从结果上来看,HADAX 32个项目中已有15个跌破开售价格。交易所一方面频繁更新上币规则,亡羊补牢,另一方面,向利益受损的投资者和项目方公示免责声明,“保留所有更改活动规则的权利”“保留其他未尽事宜的处理权益”“保留项目上线与下线的最终决定权”。

次日清晨,火币集团CEO李林在其朋友圈以“诽谤”回应对方,“动机上,更像转移破发的压力。”

上币即赚,交易所成最终受益者

高昂的上币费用与上线后面临破发的问题,成为压在项目方身上的两座大山。

此后,HADAX、OKEx也纷纷效仿,开启类似玩法,试图以“公开透明”的上币规则消解天价上币费带来的负面影响。

同样感叹拉票费用过高的还有Gmtoken(T4GM)的项目方。该项目电报群群主向一名票池代理商透露,“很遗憾,我们没有任何其他额外的资金来支付拉票费用。”但为了进入TOP3,群主最终表示愿意向代理商支付T4GM作为拉票费用。

规则漏洞纵容贿选频发

6月9日,影链InfluenceChain(INC)团队通过自媒体发出对火币HADAX操纵币价的质疑,“大家本来能挣钱的反而赔钱,都是因为这只黑手。”

其实,最早推行这一上币模式的币安,也在不断更新上币规则。在第六期投票上币活动中,币安终止了来自ELA项目方的上币申请,称“与项目方在‘作弊’一事上未能达成共识”。

他认为,一个好项目其各项费用支出都是有计划、有限度的,如果为了上线交易所而支出了大笔费用,发现平台价格与人气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不但会增加团队在市值管理上的精力和成本,更重要的是会影响项目的其他进程,“钱都花在这些事上了,技术上怎么办?我认识的好几个项目上的是HADAX,目前看效果并不理想,平台本身的流量很低。”刘帅说。

然而今年早些时候,有媒体爆料称,币安、火币等数字资产交易所的上币费用高达数千万人民币。在行业中处于核心地位的数字资产交易所竟公然违背“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精神,伺机敛财,一时间,质疑和批判的声音此起彼伏。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币费近千万,投票上币已宣布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