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未来,微商已进场

2019-07-21 11:37 来源:未知

底层小哥和币圈新贵看中的生意

四川区块链俱乐部    xxjordan

“项目方要拉群,要马上。”王蒙(化名)的微信里传来这样一条消息。即使已深夜12点,他的手机却一直“叮叮”,震个不停。

上周,对区块链有着执着向往的我辞去了一份在不少人看起来还不错的“安逸”工作。昨天,有幸参加了四川区块链俱乐部第一批区块链实训营,我自认为,算是我正式进去区块链行业的第一步。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来学习,了解区块链,利用真正的区块链知识来为自己带来财富,而不仅仅通过炒币来获取财富,何况我在二级市场常常会有一些“骚操作”让自己被割韭菜。

虽然王蒙身处二线城市,然而他从事的工作,劳动程度和收入均可比肩北上广深。毕竟,他进入的是新兴的区块链行业,日常工作是帮助区块链项目成立社群,并且运营好项目方的群,社群的成员便可以成为项目方未来可能收割的“韭菜”。

昨天的内容很简单,主要就是大家见个面互相了解一下,然后由侯哥介绍一下目前四川区块链俱乐部的情况和未来的一个方向,最后由大家讨论一下对于社群的运营的一些看法。前面的两个部分很简单,大家很快就过了,当最后一个部分开启的时候,大家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出现了很多我不曾想到过的一些“新鲜”的方法,昨天我针对小伙伴们的想法再结合了一些我的看法进行了思考,我觉得对于社群的运营可以针对以下一些模块来重点打造:

白天工作异常繁忙,“吃饭都要干活,很多时候都要通宵做服务,最早也要12点下班”。因为劳累,公司的同事大部分是男生,“女生干不了这活儿”。好在他还年轻,小身板够硬。当然,收入也很客观,有时候一个月近2万,有时候1万左右。

1、打造爆款:这是基于我以前做电竞时的粉丝经济或者说ip经济的理论,首先着重的去推一个品牌或者一个人,让其在区块链圈内拥有知名度与公信力,形成一个ip。就像李笑来,他就是一个ip,他不断用文字、用项目、用比特币等来包装自己,让自己拥有众多“脑残粉”,他站台的项目基本不愁筹不到钱,他投的项目,他的粉丝基本也是狂热推崇。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持续了一年。白天,在公司他一般用电脑帮助项目方拉群和维护,同时,办公桌旁边,七八部手机同时充电,预备下班后项目方突然要拉群所用。这些手机的微信号里早就加满了人,而此刻,这些手机恰好发挥了价值。

2、做好内容:社群普遍基于qq、微信、电报等,然而qq、微信这些仅仅只是一个载体,内容才是最核心的一个东西,没有内容,或者说没有有价值的内容,这个载体所承载的规模再大也仅仅是一个空壳,里面的粉丝也都是一些假粉死粉。当社群里有了内容,自然就会有活跃度,有了活跃度里面的粉丝会自发的提供其他有价值的内容,有了有价值的内容,就会吸引更多有价值的粉丝,有了有价值的粉丝就有更高的活跃度,这样自然就形成了一个良性的闭环。

搭上区块链列车,王蒙说自己赚得是辛苦钱。

3、重视有价值的粉丝:在商业的角度上看,粉丝基数是一个很重要的参数,不过在我看来,粉丝的基数大,不一定带来的价值就会大。因为就目前的区块链环境来看,大部分人都是想来通过炒币来捞一把,赚一波“快钱”。而这样的“粉丝”在你不能快速给他带来财富时,或者你推荐的项目出现亏损时,更或者你的理念让他错过了某“空气币”带来的一波暴涨时,他会由粉转黑,轻则拉黑退群,重则在你的社群捣乱。所以,重视对社群建设做出过贡献的和支持四川区块链俱乐部的粉丝,让这部分粉丝有成就感,有归属感,这部分粉丝会为我们带来更多的有价值的粉丝,并且会对我们的项目带来越来越多的支持。就像李笑来今年大年初一的时候,给以前支持过他,投过他项目的粉丝发candy,我一个朋友分到了价值十多万的candy,他当时对我说:“我之前投李笑来项目时,对他持有怀疑,现在,我是他的脑残粉,他的项目我会多少考虑投一点”。

去年11月,币圈迎来大牛市。比特币价格一路高歌猛进,从年初的800美元一路涨到19000美元。伴随着大牛市,朱潘决定给项目方送水。在他眼中,"社群运营是区块链项目的刚需,上交易所的时候,对方会派尽调人员加到你的群里去看活跃度和粉丝数,此外,项目本身的运营更离不开社群,所以这一块很重要"。

区块链是什么?

此时的朱潘,早已成为币圈新贵,显然符合网红的标准。在接受网易科技总监杨霞清采访时,朱潘把这一切归为运气,“作为90后来讲,天不怕地不怕,敢于追随梦想,同时也敢于梭哈,如果失败了,还年轻,还能从头来过,因为我们毕竟没有什么负担”。

对于这个问题,网上搜索出来的解释是:区块链是分布式数据存储、点对点传输、共识机制、加密算法等计算机技术的新型应用模式。所谓共识机制是区块链系统中实现不同节点之间建立信任、获取权益的数学算法。感觉好复杂,好迷茫,好深奥,好难懂,不过看了很多大佬的解释,自己简单理解了一下,区块链就是去中心化的一个账本。举个例子:全世界的人每个人手握一个账本,今天李白白和王尼玛进行了一笔原子弹抛光的生意,然后这笔交易就记录在了全世界每个人的账本上,如果李白白想篡改交易金额谋取私利或者毁约,那就必须把全世界每个人的账本都改了,这样的话就需要付出巨大的成本,并且很难或者说基本不可能实现。

看上去毫无交集的两人在同一块矿场掘金。不同的是,王蒙是不知名公司的底层员工,朱潘是号称有300万粉丝,身价上亿的Beecool创始人,而这样一门生意让他们后来成为了利益共同体。

以上就是我在昨天的会后的一些思考,如有不同见解欢迎和我进行讨论。

无门槛VS有门槛

再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这篇文章写得这么烂,我的文字为什么这么蹩脚,我的思路为什么这么不清晰,因为我高考语文不及格。。。

回归到生意本身,做了十多年社群的老人杨明(化名)对铅笔道表示,“做社群看上去门槛不高,实际门槛也不高,有什么门槛呢?”

那为什么我还要写呢?因为我脸皮厚啊。。。

拉群有一套方法论。首先,需要足够多的人脉。一般而言,社群运营人员会混到项目方官方的电报群或者微信群里,将群内所有人的账号复制下来,添加其为微信好友或者电报好友。

据此,社群运营团队不断建立起庞大的数据库。建立数据库是一个慢活,往往需要几月时间,但一旦数据库有了规模,一切变得简单起来。“你的微信号或者电报号里有足够多的好友,你就随便拉呗。这个不进群,那个也会进。”杨明说道。

但这样建立起来的社群往往粘度不高。“从想象上来说,项目方可能会觉得很有效果,因为你拉得都是区块链粉丝,如果项目很好的话,转化率就会很高。但其实这仅仅限于想象,比如你有一个微信,会拉很多人进各种群,但实际上你和他们也不熟,他们对项目也未必了解。”杨明表示。

大部分社群运营团队并不对转化率负责,“转化率和项目好坏也有关系”。虽然社群运营人员都会说自己拉的是精准粉丝,但群的质量有好有坏。无论你是币圈还是链圈,在拉群人眼中,只要加上了微信好友,都是为了帮助他完成KPI。

区块链从业者钱冰(化名)曾表示,自己总是莫名其妙被拉到很多群里,但其实自己对项目并不了解,进去了也几乎不发言,有时候还会把群退了。但胡亮表示,退了没关系,这个退了,还可以找下一个,反正最终目标是交给项目方一个500人的微信群。

简简单单拉群,这似乎是无门槛的生意。但能否持续获得项目方的加码,需要足够多的资源。对比之下,成立不到一年的Beecool已经帮助300多个项目做社区,而另一家成立一年多的社群运营团队仅仅服务了十几家项目。这其中,或许朱潘在币圈的影响起到了一定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财经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携手未来,微商已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