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402com官方网站】证监会突击检查嘉实长盛

2019-10-06 00:57 来源:未知

摘要:继私募名人徐翔被查后,多家公募基金公司也被证监会所关注。 11月9日,多位消息人士向《棱镜》证实,长盛、嘉实等公募基金公司,被广东证监局突击检查。要求基金从业者上交手机、电脑,提供微信、邮件、QQ的个人帐号密码。 事发突然,以至于证监局检查人员出...

  11月公私募基金行业颇不宁静,先是泽熙投资私募“一哥”徐翔因内幕交易、操纵股价罪名被公安机关带走,徐翔家族轰然倒塌,紧接着,本周市场又盛传四家公募基金公司遭到监管层突击检查,虽然嘉实、长盛等基金公司纷纷回应称只是“例行检查”,但不少业内人士仍猜测这是一次有目的性的稽查,眼下监管风暴已将基金业卷入,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继私募名人徐翔被查后,多家公募基金公司也被证监会所关注。

  缘起:传言与现实

  11月9日,多位消息人士向《棱镜》证实,长盛、嘉实等公募基金公司,被广东证监局突击检查。要求基金从业者上交手机、电脑,提供微信、邮件、QQ的个人帐号密码。

  追溯最近公私募基金业恐慌的源头,始于私募“一哥”被捕一事,11月1日上午,泽熙资本控制人徐翔被警方带走,徐翔身穿阿玛尼“白大褂”戴着手铐的图片迅速在网络和微信朋友圈中疯转,当日晚间,新华社也播报了徐翔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价格涉嫌违法犯罪的新闻。

  事发突然,以至于证监局检查人员出现在上述一家基金公司时,该基金公司工作人员愕然回应称,“我们并没有收到要检查的通知。”

  曾经在私募基金行业被奉为神一般存在的徐翔瞬间光环坠落,泽熙公司所重仓的上市公司股价随即受到影响,徐翔背后的家族生意也已垮塌。在徐翔被捕事件发酵的同时,一直置身事外的公募基金却也意想不到地在本周被推上风口浪尖。

  随后,广东证监局检查人员进入公司机房,并拒绝该基金公司督察长陪同。此外,根据知情人士消息,检查人员并未查封电脑或带走工作人员,只是在检查机房时做了物理隔离,未让基金公司工作人员进入。

  11月9日晚,市场又突然曝出一则多家公募基金公司遭遇监管部门“突击检查”的消息,并点名指出涉及嘉实和长盛两家公司。除此之外,还有两家知名京沪地区公募基金公司被查,随着消息的迅速传开,市场出现诸多猜测和解读。

  此次检查是否有针对性,尚且不明。但此前针对公募基金的检查,大多与“老鼠仓”的查处有关。

  传闻曝出的当晚,北京商报记者向华夏、海富通、富国等基金公司了解情况,但上述基金公司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只是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了传言,当日并没有监管机构来公司检查。

  非同寻常的是,遭遇检查的基金公司,对于此次检查口径不一,这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这并不是一次简单的例行专项检查。

  “结合最近的监管风暴背景,或许稽查链条已经延伸至公募基金业也未可知,而且公募基金在上半年牛市中,对创业板股票集中抱团、坐庄的现象一直被市场诟病。”北京一家基金评级机构分析师认为。

  多位公司遭遇检查的基金业内人士,坚持对《棱镜》表示,这就是一次例行专项检查。

  不过,在部分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看来,由于这次是监管层出动,并非公安机关直接出面,因此可能只是常规检查。“确实有证监局的人到访,但只是例行检查,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完全不像一些自媒体网络上传得那样邪乎。”嘉实基金(博客,微博)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此外,长盛基金[微博]也向媒体证实仅仅是例行检查。

  一位了解内情的基金公司高管对《棱镜》称,这次检查由于基金公司并未提前收到通知,因此“肯定不是例行检查”。

  就在基金公司被传遭监管检查后的第一天,北京商报记者也进行了实地探访,在位于建国门华润大厦16层的嘉实基金北京办公地点,记者发现公司没有太多异常,期间出入的嘉实基金员工也都在谈论着股票、基金收益等工作内容。一位嘉实基金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公司没有任何人被带走,投资者尽管放心”。随后,北京商报记者又来到了位于北太平庄城建大厦的长盛基金北京总部,看到该公司也一切如旧。

  非同寻常的“例行检查”

  疑问:突击还是常规

  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对《棱镜》表示,本次检查事发突然,并与以往例行专项检查明显不同,“感觉不像是例行检查”,这让公司上下都在揣测原因。

  尽管嘉实、长盛基金公司均表示监管层到访仅是常规检查,但传闻中有指出,此次检查实则是一次并没有提前打招呼的“突击检查”,并且是由广东证监局跨区域稽查,那么为何监管层会采取这种突袭的方式,与一般的例行检查有何不同,背后是否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目的呢?这也在业内人士心中画下了问号。

永利402com官方网站 ,  但嘉实基金对于本次检查的性质说法明显不同。11月9日晚间,嘉实基金副总经理李松林向《棱镜》表示,监管层此次检查为常规例行检查,嘉实基金目前一切运转正常。请广大媒体及投资者勿对此事过度解读。

  与嘉实基金官方回复不同的是,一位嘉实基金内部人士对媒体称,此次例行检查并没有提前接到通知。长盛基金一位知情人士也曾表示,例行检查就是要带走电脑,但并不知此次为何是广东证监局来北京检查。

  他表示,自己也是从网上看到才知道有此次例行检查。

  “通常而言,监管层例行检查都会提前通知基金公司,要求公司准备好相关的资料,期间还会检查投研人员电脑中的一些聊天记录、交易记录等,主要是想看基金公司内部风控流程是否有效合规,这种例行检查有定期的,也有不定期的,但至少一年会有两三次。”深圳一家大型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透露。

  “我今天一天都在公司开会,也不知道有检查这回事儿”,他同时表示,“例行检查也是如此,也有可能对电脑等个人物品进行检查”。

  此外,沪上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也指出,监管例行检查基金公司肯定都是有预期和准备的,证监会[微博]有一个检查组进行日常的抽查,譬如这段时间检查基金公司财务报告、过段时间看交易情况是否合规等等。

  广东证监局来北京公募基金公司进行检查,早有先例,《棱镜》了解到,每年的检查通常都是异地交叉检查。

  从上述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的表述中不难看出,此次以突袭方式展开的例行检查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在上述沪上基金公司内部人士看来,这种不打招呼的突击检查,一般带有某种目的性,如将电脑带走检查,自然是一两天查不完的,肯定是需要详查几天才行。

  一位证监系统地方分局人士对《棱镜》分析,之所以由广东证监局出动,因为从全国范围来看,北上广深四地分局能力相对较强,因此挑的担子也最重。他同时透露,该地稽查局工作人员,由稽查总队统一部署,目前几乎全员外出执行任务。

  不过,上述深圳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也表示,“这种区域性的交叉检查并不罕见,跨区域检查可以将基金公司和当地的监管层之间的关系隔离开来,调查的结果也会更细致可靠,此次广东证监局不打招呼的突击检查是否有备而来还不得而知”。事实上,在各地证监局中,广东证监局的调查能力较突出,日前媒体也盛传证监会稽查总队新一任队长或由广东证监局局长侯外林担任,目前侯外林已到北京准备工作。

  有基金业内人士认为,此类跨辖区检查,也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即监管部门已获得一些线索,试图通过例行检查的方式,获得更进一步的证据。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身为全国政协委员的侯外林提出广东证监局要把主要精力放在稽查执法上,尤其是在“老鼠仓”案件快速上升背景下,资本市场稽查执法形式严峻。此外,在2014年侯外林曾提议尽快推出“老鼠仓”等违法行为受害者的赔偿机制。

  此外,嘉实基金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对《棱镜》表示,此次只是例行专项检查,例行检查都是把电脑带走,公司电脑上也不会有任何个人东西,公司风控都做了很严格的风险隔离。

  那么,此次广东证监局突袭北京基金公司检查,会否是侯外林打算率先整治公募基金“老鼠仓”,新官上任前的“一把火”呢?不由得让人产生联想。

  “如果公司或者个人要做老鼠仓,也不会选择在公司的电脑上进行。”一位公募基金经理表示,因为大家都知道随时会有突击检查,而且还有公司风控把关,除了公司所赋予的交易权限和指令,其他指令电脑也无法执行。

  担忧:风雨欲来

  《棱镜》从不同信源处了解到,广东证监局在上午突击检查完毕之后,长盛基金并未有人被带走。

  无论是突击还是例行,在监管风暴袭来的敏感时期,多家基金公司遭查的消息还是引起了一阵恐慌。“监管层突击检查的消息传开后,圈子里的气氛开始紧张,担心又会是一次大范围的整顿。”上述深圳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表示。而这恐慌的根源或许就来自于基金行业的“原罪”——老鼠仓。

  基金捕鼠成惯例

  事实上,在2013、2014年证监会依靠大数据应用手段,对公募基金行业展开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捕鼠”行动,被曝光的“老鼠仓”案有近十起,如中邮原基金经理厉建超、汇添富前基金经理苏竞、华宝兴业原基金经理牟旭东、汇丰晋信原基金经理钟小婧、海富通5名涉案基金经理等“硕鼠”均被挖出。为了加大打击力度,今年初监管层也对“老鼠仓”案的处罚对象,从仅对涉案者基金经理个人也延伸到基金公司。今年1月,华夏、海富通等5家被曝出“老鼠仓”的基金公司,被证监会责令限期整改3到6个月不等。

  针对基金公司的例行专项检查,从2014年底起就已成规。

  受捕鼠风暴的影响,基金公司2014年过得并不安稳,害怕下一个被点到的就是自己,2015年随着牛市行情的开启,“老鼠仓”的稽查行动暂告一个段落,却不曾想A股市场爆发流动性危机后,监管层的稽查风暴再度袭来,基金业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在2015年1月3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曾在例行发布会上表示,证监会针对基金公司的专项检查会成为新常态。

  中国金融智库首席金融学家宏皓表示,目前券商和阳光私募当中均已有大佬级的人物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可以想象的是,公募基金必将会成为下一个监管的风口。

  当时,他还提示,证监会于2014年12月组织开展了针对基金行业从业人员利用未公开信息违规交易行为的专项整治活动。有关派出机构对15家涉案基金管理公司进行了专项现场检查。

  除了公募基金外,透过徐翔事件不难猜测,私募基金业也难以逃脱监管风暴的席卷,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私募基金内幕交易十分猖獗,给私募基金市场的健康发展带来了巨大的隐患,可以预见,“股灾”抗跌英雄徐翔被抓之后,将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给私募基金市场带来短期的冲击影响。

  他强调,2014年资管行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基金管理公司及其子公司资产管理规模超过10万亿元,比上年增长了101%。为防范行业风险,证监会加大了日常检查力度,对检查中发生的问题采取了行政监管措施。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股票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402com官方网站】证监会突击检查嘉实长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