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经济转型,世界服装工厂

2019-10-12 23:13 来源:未知

摘要:东莞的这个冬天,一度显得无比寒冷。曾经名满天下的世界工厂,今年以来屡屡传出企业外迁和老板跑路的消息,昭示着东莞经济转型中遭遇的阵痛。东莞兴于人口红利带来的大量外来劳动力,但当经济结构转型成为必须要面对的选择时,这种转型的阵痛却让东莞人感受...

东莞市的经济在短短的十几年内得到迅猛发展,制造型企业和服务型企业是起到了主导作用的。曾经名满天下的“世界工厂”,近年以来屡屡传出企业外迁和“老板跑路”的消息,昭示着东莞经济转型中遭遇的阵痛。

  东莞的这个冬天,一度显得无比寒冷。曾经名满天下的“世界工厂”,今年以来屡屡传出企业外迁和“老板跑路”的消息,昭示着东莞经济转型中遭遇的阵痛。东莞兴于人口红利带来的大量外来劳动力,但当经济结构转型成为必须要面对的选择时,这种转型的“阵痛”却让东莞人感受得实实在在。(11月13日《北京青年报》)

有一些重回东莞的老打工感慨道:十年前,刚来到东莞时,到处都是工厂,走在东莞的街道,就像他老家的庙会,处处人山人海,路边叫卖的小商贩络绎不绝。十年后,工业区冷冷清清没有一些人气,都有些不习惯了。

  不可否认,东莞经济转型不再是“悄然”,步伐很坚定也很快。多年前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就提出要“腾笼换鸟”,压缩落后产业,现在是有些产业外迁,但也有很多替代、升级产业入住,发展迅猛,包括手机产业、光通讯产业、医药器械、汽车零配件等等,所以尽管近两年东莞“老板跑路”事件层出不穷,但新加入的高端企业也比比皆是。据官方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东莞总体工业产值并没下降。

作为世界工厂的东莞,为什么这几年倒闭了很多工厂?

  那么,东莞经济转型中的“阵痛”从何而来?

成本优势不在,东莞劳动密集型企业率先转移

  很简单,曾经支撑起东莞“世界工厂”的加工制造企业,特别是依托低人力成本发展起来的外驻工厂,在东莞的经济转型中格外显得徘徊,无论是坚守的还是撤出的,无外乎“人工太贵”、“产品销路难找”、“利润太薄”、“企业融资成本太高”、“国家税收太重”等等原因。除此之外,更多的还是那些在乘着改革开放春风到东莞打拼了数年的打工者们,他们的成长,他们的生活都已经在悄然中融入了“东莞模式”,文化水平不高,长年背景离乡,习惯于各种生产企业的流水线作业,何去何从,再次成为选择。

从2008年开始,随着中国制造业成本的大增,东莞的一些鞋业、服装等劳动密集型行业纷纷迁移到用工成本更低,劳工更加充裕的东南亚、非洲等地区。在落后的非洲地区虽然面临着基础设施不完善的状况,但用工成本仅为东莞的1/5。出于长期的战略发展考虑,大型企业毅然选择迁移。大型企业的外迁直接导致了大量小型加工企业无单可接,无路可走,进而走向倒闭。

  一个城市的经济转型,就好比婴儿的成长,会在不同的提年龄阶段有着不同的需求。如今的东莞,已不再是靠廉价劳动力挣取发展“工分”的城市,经过二十几年的发展,除了打响了“东莞发展模式”名气外,早已具备了产业“脱贫”的基础,进军高端经济产业链势在必行,也符合当下整个中国经济发展趋势,更与市场经济发展态势相吻合。

仅“人工太贵”问题,这些老板们共同给出的一个目前东莞人工成本的数字是,招一个普工的工资基本上是3000-3500元,加上国家劳动管理部门要求必上的“五险一金”的支出,企业为一个普工付出的人工成本就要达到约4000元。如果招收技术工人,所付成本就更高,最高的可达上万。而企业搬到越南、印度或者泰国,招收同样的普工,工资支出不过只需700-1000元。

  东莞经济转型“阵痛”只是中国产业经济发展链条中的一环,这是一个强烈信号,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观望和琢磨,更多的是思索中国产业经济发展如火如荼的今天,我们整个社会应该要具备怎样的适应心理?由点及面的思索很重要,因为不仅仅是东莞面临着经济转型,全国各城市都在悄然中调整着经济发展方向,在这种大气候下,我们的教育、金融、农业、创业扶持等方针、政策是否要随行而动?

在东莞业界皆知的情况是,每个外迁的大企业通常都关联着100-200个上下游的配套小企业的生存和未来,客观上也关联着数以万计打工者的命运。也因此,每一次类似大企业的外迁,都引得外界一片震动。

  毫无疑问,东莞经济转型下的“阵痛”是黎明前的黑暗,短暂而又有昭示的。国家繁荣昌盛、经济发展,人民权利更有保障,人工成本的增加某程度上反映出人民群众的幸福福利增长,文化水平的提升,但如何调整思路,让文化、教育、法律制度、社会保障机制都能够适应经济发展新形态的需求,这个步伐还得再快些。

转型升级,东莞“腾笼换鸟”有成果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股票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东莞经济转型,世界服装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