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上网贵到底贵在哪儿,工信部回应流量资费

2019-11-23 23:34 来源:未知

摘要:中国上网贵 到底贵在哪儿 上网贵已经成为总理关注的话题了。4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16日晚上,工信部回应,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 手机 流量资费,并声称已经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事实上,上网贵并不是一...

总理发话 工信部回应流量资费过高问题

来自 新浪科技 2015-04-16 资讯

  中国上网贵到底贵在哪儿

[ 转载自 新浪科技 ]

图片 1

网速和电信资费一直是电信行业最有争议的两大话题,而李克强总理日前关于这两个问题的表态则将该话题的热度带上了一个新高度。总理的表态以及工信部和三大运营商的推进或将带来手机资费加速下降的时代,不过在资费下降的同时,运营商当前面临的困局仍待解决。

李克强总理表示:“现在很多人,到什么地方先问‘有没有WiFi’,就是因为我们的流量费太高了!”

图片 2

针对这一问题,工信部发布微博称,近年来,关于”手机流量资费贵和网速慢”是社会关注和领导关切的热点问题,工信部一直与相关部委共同深入落实”宽带中国战略”,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为落实李克强总理指示,将加大今年宽带专项行动中”加快4G建设”、”大幅提升网速”等工作的力度,使老百姓上网速度更快,价格更优惠。

对于运营商来说,降价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在过去的十多年中,电信资费一直处于下降的通道中,但如何在降价的过程中保证收入的稳定甚至完成企业需要承担的考核指标则是一个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这也是此前业内分析称4G时代三大运营商价格战将会有所缓解的原因之一。

不过,在所承担的公共服务责任方面,运营商又必须加快网络建设和尽快降低资费以让更多的普通用户用得起数据流量,在没有其他新的收入来源的情况下,三大运营商面临的似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

流量经济时代到来

3G和4G的快速发展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话音业务不断下滑的同时,我国正加速走进流量经济时代。

据工信部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2月,我国月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达到281.7M,同比增长75.1,我国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继续呈现爆发式增长。

而在移动互联网流量中,手机上网流量则是拉动移动互联网流量高速增长的首要因素。今年1-2月,我国手机上网流量达到4.32亿G,连续两月实现翻倍增长,在移动互联网总流量中的比重达到89.3%。

用户对资费不满意

据新浪科技截至4月15日21:30分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50%的用户每月使用的流量介于500M-2G之间,27%的用户月均流量消费在100M-500M之间,另外14.7%的用户月均流量消费超过了2G,仅7%的用户月均流量消费在100M以内。在月均流量花费方面,10元-50元的用户占比最高,达到了43.7%,50元-100元的用户占比为32.9%,100元以上的用户占比达16.3%,7.2%的用户消费在10元以内。

而在新浪今天发起的另外一组用户可接受的上网费用的调查结果中,73.6%的用户认为每月50元以下的上网费(包括手机上网和宽带)是可以接受的。而在宽带包月方面,虽然部分运营商能提供50元以内的包月套餐,但多数运营商的包月套餐资费在50元以上,而电信和联通这样的主流运营商所能提供较高品质的宽带包月资费均在百元以上(以北京为例,在提供IPTV促销的基础上,北京联通在城六区的15M包年套餐价为1680元,相当于每月144元),这就意味着运营商当前的资费套餐与用户的期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用户对资费和网速的不满也就成为了一种必然。

在讨论资费时,国外的标准是我们对比的一个主要因素。据业内人士调查,虽然我国的电信资费在绝对价位上与国际水平相关不大,但综合消费水平来看,我国的电信资费仍处于较高的水平。

此外,天价流量费的现象时有发生,许多用户也对手机流量消费异常谨慎,再对比这两组资费数据,用户一到某个固定的场所就找WiFi的现象也就很好理解了。

运营商人士喊冤

网易董事局主席丁磊称,需要一批有专业技能的蓝领工人利用移动互联网平台,把一些专业技能的知识讲授、在线培训,包括民众最关心的医疗保健知识传递给更多人。但70元每G的流量费可能会成为一个障碍。

针对这一数据,部分运营商相关人士表示这已是一年前的数据了,并不能代表当前的资费现状,而且十多年以来,电信资费一直走在下降的通道中。

据运营商官方网站公布的数据显示,在4G时代,70元现在可选购中国移动的2G数据流量包,超出部分按0.29元/MB计费,直至超出费用达到60元时,停止计费并可免费使用套餐外流量至1GB,相当于60元/GB阶梯计费;而中国联通国内流量包的折价后的套餐价为48元每G、72元每2G。

具体到各地,运营商还会不定时地推出优惠促销,价格远低于70元每G的水平。就在总理对宽带和资费的表态出来以后,三大运营商的部分省公司也借机开展了营销。例如安徽电信很快就跟进,宣布推出30元每G的优惠流量包;江苏移动也宣布在6月30日之前,用户如购买70元2G流量包同时还享受买一送一的优惠。

行业困境难解

移动互联网在带来流量爆发式增长的同时,也直接导致了运营商传统话音业务和短信业务的下滑,在当前没有找到更好的盈利模式的情况下,运营商的流量收入增幅在与语音和短信收入降幅的竞争中逐渐落了下风,这也是运营商的业绩越来越差的主要原因。

据三大运营商的财报显示,中国移动自2013年第三季度以下净利润持续下滑;中国电信2014年营收和净利润增幅均不超过1%;中国联通2014年虽然在新网间结算方案等利好因素下净利润增长了16%,但其营收却下跌了3.5%。

从国家层面来说,李克强总理将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定位为重要的公共服务,是三大运营商必须要承担的责任,这就意味着三大运营商必须在4G、宽带等领域再进一步加大投资力度,建设覆盖更好、速率更高的宽带和移动数据网络。

而从企业角度来讲,盈利能力则是三大运营商最重要的考核指标,在传统话音和短信业务不断下滑的情况下,三大运营商在针对降价可能带来的收入增加方面必然要做一个评估,如果数据业务的收入不能很好地弥补前二者下滑带来的影响,那么三大运营商在国资委的考核中将无法过关,那么资费的快速下降将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上网贵已经成为总理关注的话题了。4月15日,李克强总理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敦促提网速降网费。16日晚上,工信部回应,将推动企业加大网络投资、降低手机流量资费,并声称已经布置相关企业研究落实。

  事实上,上网贵并不是一个新问题。早在2007年,世界银行就在其发布的《中国的信息革命:推动经济和社会转型》报告中指出这样一个事实:目前中国的互联网 使用价格占人均收入水平的10%,这一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世行的报告指出,尽管中国拥有世界第二大互联网和宽带市场,但目前中国互联网使用价格占收入水平的比重仍然偏高。发达国家互联网使用价格不到其人均收入水平的1%,而中国的比例是发达国家的10倍,也高于东亚及太平洋地区约8%的平均水平。

  8年过去了,这个问题并没有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而得以解决。2014年,市场调查机构PointTopic统计了20M带宽费用与2013年各国人均收入,中国居民每月需要为宽带服务支出48美元,约占月收入的13.5%,而日本居民每月需支出60美元,约占月收入1%。美国、德国、加拿大、新加坡和法国等的宽带费用占个人月收入比都在3%以下。此外,中国现在的网速也和中国的GDP大致匹配。据国际电信联盟的评估,中国的网速在世界范围内的排名在80名以后,而中国的人均GDP在世界上也大致是这个位置。

  为什么网络使用费贵?一个可能的解释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发展中国家人力资本较便宜,而固定资产价格较贵,网络使用费直接体现了固定资产价格,而人力资本则是以个人收入来体现,也正因如此,中国互联网使用费占收入的比例明显高于发达国家。

  如果我们再把上网费用和收入比与那些发展中国家相比较,就会发现中国的上网费用并不是那么贵了。据印度媒体2007年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称,印度每月平均上网费为600卢比,约合人民币120元,占印度人均月收入的20%。而在那些经济发达国家,上网费用则可以忽略不计,比如在韩国,月均上网费用为3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45元,占韩国一般工薪阶层月收入的1.5%。事实上,这个现象并不仅仅在手机流量费上呈现,即便是在手机价格上也是如此。同样一部16GiPhone 6手机,在中国出售的价格明显高于美国、香港和日本等地。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股票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上网贵到底贵在哪儿,工信部回应流量资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