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人为那件事担任,涉事工商业银行行或需当

2019-11-30 19:05 来源:未知

    公司拒赔银行推诿 损失谁来买单?

对于为何余兵所持有的U盾是假的,建华支行一名姓曹的业务经理称,建华支行没有高息存款业务,银行给客户的U盾都是真的,有编号,也有客户签字。余兵现在持有的U盾是哪来的,他们也不清楚。

    工行负责外部欺诈风险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无卡支付类似于快捷支付,在一定限额内无需U盾即可实现转账,目前不少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均有类似业务,有时储户将银行卡绑定第三方支付即被视作开通了无卡支付。

针对石家庄工商银行多名储户存款“消失”一事,河北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齐胜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这些储户所述无误,工商银行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郭华表示,类似的网络诈骗、盗刷事件,在犯罪分子最终落网前,电子商务网站、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等事件的关联方很难为受害人负责。而迫于警力有限,诈骗、盗刷金额不是特大的案件进展相对缓慢。“互联网催生了不少新兴犯罪手法,尤其是金融领域的案件跨机构、跨地域,而且民事、刑事交叉,涉案财产处理难度大、时间长,很多受害人的赔付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营业员把U盾、存折、卡、单据交给我后,魏文生让我去银行接待室,并从我手里要走了U盾、存折、卡、单据。”余兵称,魏文生拿着这些东西在前面走,余兵在后面跟着。来到接待室后,魏文生将这些东西用中国工商银行专用信封封好,在信封上写上2014.4.18——2015.4.18号,并告诉他,在一年时间内不能打开信封。

    卡未离身、U盾在家 钱莫名支付网游公司

涉事的中国工商银行石家庄分行建南支行。 王天译摄

    5月11日,邵女士陆续接到工行客服95588发来的短信,提示她的一张工行储蓄卡通过网银支出5000元到10000元不等的金额。就在她拨打95588冻结账户的三分钟内,共被莫名其妙“支出”3万元。

齐胜称,第一、储户在工商银行办理定期存款业务后,储户与工商银行之间形成了一种储蓄合同的法律关系。工商银行作为储户存款的保管机构,对存款的安全有法定的监管义务。第二、根据储户陈述,工商银行大堂经理或者银行其他工作人员,指导储户办理网银,封存U盾、银行卡等物品,甚至充当金融“掮客”。作为银行的工作人员,他们的行为是代表银行的职务行为。银行工作人员可能会存在盗窃、诈骗的行为,银行不能因为工作人员个人的行为推脱其应承担的民事责任。

    “我没有开通无卡支付,银行是怎么不经核实就将钱支付给这家公司的?”邵女士心存疑问。

5月18日上午,石家庄市民王丽和多位工商银行储户向中新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工商银行建南支行存款“失踪”的经过。

    开卡行工商银行北京沙窝路支行查询明细后告诉邵女士,3万元是通过福建福州一家支行支付给了“福建网龙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

女老板1080万存款仅剩124元

    网龙公司客服以“不能泄露客户账户信息”为由,拒绝向记者和邵女士提供账户详情,并表示目前该公司玩家的账号通过手机号码、QQ账号、邮箱等方式注册,并不都是实名认证,一些玩家道具和装备的线下交易无法追踪溯源。

据中新网5月15日报道:“U盾、存折、银行卡、单据都是银行工作人员用工商银行专用信封和胶带封好的,存款到期后也是银行工作人员拆开信封,可我的300万存款却没了。”石家庄储户余兵告诉中新网记者,2014年4月,他在中国工商银行石家庄建华支行存入一年定期存款300万元,但是在今年4月份,他拿着密封好的存折、银行卡来银行取款,却发现存款已被“清零”。

    “银行只口头通报我调查结论,说书面调查结果只提供给警方,但事发到现在20多天过去了,警方并没有告诉我案件的丝毫进展。”邵女士去报案的派出所咨询,得知目前类似的网络盗窃案件已积压了很多,警方让她回家接着等消息。

“那是我经商20多年的全部心血啊。”谈起自己的遭遇,王丽欲哭无泪。她告诉记者,自己在石家庄经商,因业务需要,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工商银行营业网点开了户,将自己的金融业务和存款全部交由这家营业网点办理。

    工行沙窝路支行行长刘涛表示,截至目前还没有警方来他们网点调查和了解相关情况。

5月15日,中新网记者跟随余兵来到建华支行。大堂经理魏文生表示,他不负责办理业务,也没有让余兵办理银行卡并开通网银,这些业务都是余兵自愿的。魏文生称,银行办理业务的单据上都有余兵签字。

    “3分钟转走3万元,一边给银行打电话一边收着钱被转走的短信,实在太揪心了。”不久前,家住北京海淀区的邵女士经历了卡在身边、“钱却不知道去哪儿”的谜局,追偿受阻、报案苦等无果,更令邵女士无奈的是:谁该为此事负责?

中新网石家庄5月18日电 5月15日,中新网以《河北石家庄一储户300万存款“失踪” 银行称无责任》为题,报道了余兵在中国工商银行石家庄建华支行存储的300万元离奇“失踪”一事。稿件刊发后,几十名工商银行储户找到中新网记者,称他们在中国工商银行石家庄建南支行的存款也和余兵的遭遇一样,莫名“失踪”,初步统计,涉及金额达数千万元人民币。

    记者从网龙公司官网了解到,魔石充值可通过工行银行卡直购,U盾客户不受额度限制;也可通过支付宝快捷支付,额度是每张卡每天500元。在没有使用U盾、额度有限制的情况下,邵女士的3万元是如何支付购买魔石的,成为待解之谜。

据王丽提供的她和梁某的录音显示,当她办理此项业务的存款达到300万时,也曾产生了担忧,但梁某不断用“没事”、“办了好几笔”、“做这项业务不是一次两次了”来打消王丽的疑虑。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据余兵介绍,他是外地人,在石家庄做生意。由于常去建华支行办理业务,认识了在那里工作的孙某。

    在工行填写了“客户银行卡疑似被盗刷情况登记表”的几天后,沙窝路支行反馈给邵女士初步调查结论:钱是通过无卡支付方式支付给网龙公司。福州当地支行与网龙公司交涉过,但网龙公司表示这笔钱是网络游戏玩家用于购买游戏道具“魔石”的,不可能赔付。

图片 1

    邵女士的钱怎么离奇转到“网龙公司”的?银行业内部人士认为,邵女士很可能遭遇了网络盗刷,她的银行卡信息或第三方支付账户信息可能此前已被不法分子,通过钓鱼网站或木马病毒获取。而通过游戏网站消费,正是犯罪分子销赃的惯用手法。

多名储户定期存款被要求办理U盾

    “尽管如此,一些游戏网站容易成为销赃平台,暴露了此类网站为求简便快捷地实现买卖交易,对用户交易审核不严,对账户疏于管理。”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另外,银行在追求支付创新的同时,也存在对账户安全监管不到位的问题。

据余兵回忆称,办理完定期存折后,营业员询问魏文生如何办理业务,魏文生让营业员为余兵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并开通了网银。

    2013年,曾有不少消费者在网购时资金被意外转入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玩家账号,套取现金,数额从几百元至数十万不等。2014年10月底,合肥公安机关发现巢湖市居民陶某某通过钓鱼网站和手机木马,成功盗取网银资金后,购买游戏充值卡等物品后低价销赃,非法获利。

据王丽回忆,第一次存款时,梁某把她带到了建南支行,在门口和建南支行的一名员工范某进行了简单交接。王丽在范某的指引下,办理了定期存款业务。

    记者调查多个环节后发现,邵女士的遭遇绝不仅是个案。如今,各式便捷、新颖的支付手段日益受到人们的欢迎,但是每个人都可能遭遇和邵女士一样的情形,陷入“无人管”的境地,且相当一部分人无奈地选择“不了了之”。究竟谁该为此事负责?如何追偿?如何有效防范欺诈风险?……这些难题值得深思,更亟待有关部门给出破题之道。

相关报道:河北石家庄一储户300万存款“失踪” 银行称无责任

    “网龙公司不给查,北京的工行建议我起诉福建分行,警方说要忙比我盗刷金额更大的案件,我真不知道还能通过什么途径解决。”邵女士说。

据孙某介绍,她和余兵来到建华支行后,自己一直在银行大厅休息,没有参与办理业务。第二天,她的银行卡上收到别人转来的20多万。2015年4月,得知余兵存款被转走后,她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并将非法获得的20多万元上缴。对于余兵存款是如何转走的,孙某表示并不清楚。

    目前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但警方和专家提醒消费者,要加强安全意识,妥善保管好自己的账户信息和密码。“储户也应绷紧维护自身资金安全的弦,尤其是在网上交易时,要认真检查电子商务网站的域名是否正确,不轻易点击陌生人发来的链接或来自电子商务网站外的链接。”赵锡军说。

蒋某和韩某也向记者表示,他们从未向外人透露过相关密码。“我的U盾从银行拿回家后,都没有开过封,怎么会成了假的?”韩某称,为他们办理存款业务的均是建南支行客户经理范某。

    “我从不玩网络游戏,网龙公司是怎么审核交易的,难道什么钱都来者不拒?”邵女士说。

余兵称,2014年4月,孙某经常打电话向他推荐工商银行的定期存款业务。她声称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有计划进行高息揽存,存款一年利息8%,100万元起存。当时他手头有笔钱,就答应了孙某将钱存入工商银行。

    记者了解到,工行快捷支付还需要输入手机发送的动态密码,邵女士并未开通该业务。那么,会不会有人通过第三方支付进行了网上支付操作?

2015年4月28日,这笔存款到期之后,余兵来到建华支行取钱。之前指导他办理业务的魏文生将未开封的信封拆开后,让其去ATM机查询。

    北京市兰台律师事务所张合军认为,尽管一些不法分子利用游戏充值、话费充值等方式销赃,但并不能直接推定网游公司、通信运营商等企业负有法律责任,因为这些企业不具备有效辨别购买商品的资金是否是赃款的专业能力。

5月14日上午,中新网记者看到,余兵持有的存折封面上印有中国工商银行理财金账户定期类存款对账簿,存折内显示2014年4月18日开户12个月,金额为300万元,利息为3.3%。U盾上也印有中国工商银行几个字,并印有序号。

    邵女士表示,她曾使用第三方支付在网上消费过,但是否由于第三方支付的原因,她也无从追问。

然而,事情的发展让余兵大吃一惊。余兵称,他在ATM机上输入密码后,却被提示密码错误。随后,余兵去柜台修改密码后发现,他的账户存款仅剩几十元,300万元存款不翼而飞,而信封里的U盾也被银行告知是假的。

    “我很少使用工行网银,和这家网络公司也没有交集,为什么我人在北京、卡不离身、U盾在家,钱却从福建支付给了一家公司?”邵女士大为吃惊。

和王丽的遭遇几乎一样,从2014年3月开始,市民田某、韩某、蒋某也都是在得到年息10%的高息承诺后,才来到建南支行存款。据这些储户介绍,田某存款606.5万元,韩某和蒋某分别存款100万元。

    张合军建议,储户可以尝试与银行协商解决,毕竟储户和银行存在合同关系,至于各方应承担责任多少可以协商确定。

建华支行个人金融部经理梁福生称,银行按照制度为客户办理存款,办理完成后,如果客户存款被转走了或者出问题了,可以帮助客户查询。只要是银行按照制度为客户办好存款后,所有通过U盾转出的存款都是客户个人问题,跟银行没有关系。

摘要:3分钟转走3万元,一边给银行打电话一边收着钱被转走的短信,实在太揪心了。不久前,家住北京海淀区的邵女士经历了卡在身边、钱却不知道去哪儿的谜局,追偿受阻、报案苦等无果,更令邵女士无奈的是:谁该为此事负责? 记者调查多个环节后发现,邵女士的遭遇绝不...

中新网记者在余兵提供的盖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建华支行业务专用章的账户历史明细清单发现,余兵的300万元存款,在2014年4月18日至2014年4月21日被他人用网上银行转账的方式转走。

    受害人难追偿 谁来负责?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中国工商银行石家庄分行,该行办公室主任孙石峰告诉记者,高息揽储是违规行为,受到人民银行及银监会的监管,中国工商银行石家庄分行下属支行从未有过高息揽储的行为。事情发生后,分行下属各支行已经就此事报警,银行内部也对范某做过调查,并让其暂时回避。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股票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哪个人为那件事担任,涉事工商业银行行或需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