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受影响程度差异明显,管道料再受限

2019-07-20 03:50 来源:未知

摘要:今年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房地产不是什么秘密,房企和银行双方都有需求。下一步到底怎么走我们正在研究,总会有办法。只要有利益,资金一定会找出路。上海一家保险资管公司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年房地产市场一度火热,理财资金的贡献不...

摘要:从今年一季度起,广义信贷口径调整正式落地。在总结前期经验的基础上,人民银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央行有关负责人不久前表示。 广义信贷是宏观审慎评估(MPA)的一个...

  “今年银行理财资金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房地产不是什么秘密,房企和银行双方都有需求。下一步到底怎么走我们正在研究,总会有办法。只要有利益,资金一定会找出路。”上海一家保险资管公司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年房地产市场一度火热,理财资金的“贡献”不小。

  从今年一季度起,广义信贷口径调整正式落地。“在总结前期经验的基础上,人民银行将于2017年一季度评估时开始正式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以合理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的管理。”央行有关负责人不久前表示。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官方网站3日披露,上海市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发布《关于切实落实上海市房地产调控精神 促进房地产金融市场有序运行的决议》,要求各商业银行切实防止信贷等各类资金尤其是理财资金违规进入土地市场。

  广义信贷是宏观审慎评估(MPA)的一个重要概念,指相对传统贷款而言更大范围的信贷。2016年起,央行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MPA,从资本和杠杆情况、资产负债情况、流动性情况、定价行为、资产质量情况、外债风险情况、信贷政策执行情况七大方面对金融机构的行为进行多维度引导。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目前表外理财尚未正式纳入宏观审慎评估(MPA)广义信贷范围,短期内对银行表外理财业务的实质冲击有限,但监管部门压缩影子银行规模、严禁理财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领域的态度已相当明确。

  “此次MPA体系测算范围的再次扩大,体现出监管层对于构建资本约束机制、强化稳健经营理念的重视,也是基于进一步去杠杆、挤泡沫,缓慢释放信贷业务累积的风险打下基础的目的。”普益标准研究员邱剑军对记者表示。

  表外业务扩张将受限

  去杠杆挤泡沫

  作为影子银行的重要资金来源,银行理财市场近年来增长势头不可小觑。

  事实上,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央行就将表外理财业务纳入MPA的“广义信贷”测算中,表外理财相关数据搜集、模拟测试等工作随之展开。当时还只是进行评估测算看结果,先不对相关机构进行惩戒。但从今年一季度评估结果出来之后,对不合格机构的惩戒措施就会出台。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10月底表示,表外理财目前并未正式纳入央行宏观审慎评估广义信贷范围,但央行将根据模拟测算情况研究将其正式纳入的时机和具体方案,引导银行加强对表外业务风险管理。

  MPA即宏观审慎评估体系,是以金融业整体为监管对象,以系统性风险内生为前提条件,重点关注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弥补微观监管缺失,是自上而下的监管。

  央行行长周小川6月表示,近期影子银行发展十分迅速,原因之一是存在监管真空和监管套利。中国已决定开展新一轮监管体制改革来覆盖这些监管真空领域。

  “MPA要求金融机构的信贷扩张符合经济增长的合理需要及自身的资本水平,金融机构作为经济体系杠杆派生的信用机构,它的经营特性使得其过度扩张的动力十足,并且现代金融体系日趋复杂,对监管和规范行业发展提出了更大的挑战,风险累积越发隐蔽,风险事件造成的社会影响范围也愈加广阔。MPA的目的是通过建立有效的资本约束机制,平衡资产扩张与资本水平,保证金融机构拥有足够的风险损失吸收能力。”邱剑军介绍说。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监管部门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不无道理,其深意在于限制银行表内、表外的扩张规模,不至于失控。例如,目前计算银行资本充足率时主要是基于表内业务,但现实情况是部分银行的表外业务规模做得比表内还要大,这将大大削弱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

  数据显示,自2014年末以来,我国基础货币余额并未有过多的增长,近两年来一直维持在29万亿元左右,但是自2015年以来,货币乘数由4.20左右开始一路攀升至2016年11月的5.24,银行同业理财增长迅猛,反映出银行间市场派生需求旺盛。

  交银国际分析师李珊珊认为,就对银行业的冲击而言,如果将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预计仅个别中小银行可能面临广义信贷收缩压力,但监管部门此举表明金融去杠杆趋势在延续。根据交银国际的测算,截至6月末,大型银行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均在15%以内;股份制银行中,增速较快的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在20%-30%;其他中小银行中,广义信贷增速超过30%的只有盛京、郑州、南京银行。即使表外理财纳入广义信贷,大型银行的广义信贷同比增速仍远低于33%;中小银行中,预计盛京、郑州、南京银行等广义信贷同比增速可能超过38%。

  “在‘同业存单、同业理财、委外购债’的链条下,资金被反复加杠杆,潜在风险已经累积到监管层难以忽视的地步。央行此次将表外理财纳入MPA考核体系,是有效缓解金融机构在表内机构通过腾挪资产等手段规避监控管理的要求,也是去杠杆、挤泡沫,缓慢释放表外理财风险的需要。”邱剑军表示。

  房企融资料再收紧

  表外理财规模增速将明显放缓

  专家预计,由于表外理财资金主要投向类信贷、债券等资产,实际上发挥信用扩张的作用,对宏观经济产生影响。表外理财正式纳入广义信贷范围之后,资金投向结构将成为监管部门关注的重点。

  分析人士认为,在宏观审慎监管体系实行的过程初期,由于该指标没有涵盖表外业务,因此较多银行将发展重点转向表外业务,同时部分机构为避免MPA限制,将大量表内业务转移至表外,而目前由于刚性兑付的存在,导致银行表外业务没有真正实现与表内资产的风险隔离,使得实际业务的风险无法得到有效控制。因此,表外理财纳入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广义信贷指标符合监管控风险、降杠杆的大方向。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402com官方网站发布于永利402com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银行受影响程度差异明显,管道料再受限